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美人记 >> 福星

第二日, 何子衿便让沈山去芙蓉坊李家递了帖子。其实帖子啥的还是来前何子衿跟她爹两人在家新制的, 在碧水县小地方不大讲究这个, 州府则不同, 处处透着大地方的规矩。不先递帖子便直接上门, 会让人觉着有失礼数。

父女两个本就是小地方来的土鳖, 于礼数上更加重视, 以免被人小瞧了去。

待李家给了回音,父女俩商量后,次日去李家拜访。

李五爷招待何恭去了书房, 江氏挽着何子衿的手,笑看何子衿道,“这才多少日子没见, 又长高了。”问, “我算着你也该到了,什么时候到的?”

何子衿笑, “前儿中午到的, 因风尘未扫, 不好过来打扰。”

江氏引何子衿去了自己院里, 笑命丫环道, “跟李先生说,今天有客到, 暂停一日功课吧,请姑娘们过来见见客人。”

进屋落坐, 何子衿先送上礼单, 道,“重阳佳节,这是来前我娘预备的,一些山货,并不贵重,是我们的心意。”

江氏令身边的丫环接了,笑道,“你母亲实在太客气了。说来我小时候也常去山里,春天去摘野菜,天气再暖一些就有野果了,到了秋冬,起大早去拾野栗子山柿子。”

何子衿接着道,“雨后还有蘑菇木耳,河里摸些螺狮也能做道菜了。”

江氏眼中露出一丝回味,笑,“是啊,以前觉着辛苦的了不得,现下想想,也别有趣味。”

丫环捧来果子点心,还有一盏热腾腾的奶子,江氏笑道,“你年纪还小,这天儿也冷,别喝茶了,喝牛乳吧。”

何子衿笑,“还劳您特意预备。”

“倒不是特意预备,听说喝牛乳,孩子会长的白晳,我这把年岁再想白是难了,就常给她们姐妹喝一些。”江氏是个俊秀人,只是肤色带着微微的蜜色,与那些养尊处优的夫人太太还是有些许不同的。

何子衿喝一口牛奶,没什么腥膻味儿,倒带着淡淡的桂香,味道颇是不错。她道,“斗菊会上,各种菊花,争奇斗艳,说得上哪个好看哪个就不好看了。花同此理,人亦同此理。”

尽管知何子衿有意恭维,江氏仍是不禁微笑,她自不会觉着比世人差,不然当初也不敢二嫁。江氏笑,“我听阿植说,你今年的花也养的很好。”阿植是江氏曾派去碧水县看花儿的花匠,很是有些见地。

何子衿看向江氏,一口一口的喝着牛乳,江氏继续道,“只是,我听说今年也有几家养出了绿菊。”

何子衿不急不徐的问,“您见过他们的花了吗?”

江氏道,“那倒没有,都藏的紧。”

“菊花很容易扦插成活,去岁卖出去四盆,我送出四盆,如今别家也有绿菊,很正常。”何子衿道,“我早就想到此处。”

何子衿年纪还小,嘴巴很甜,会恭维人,是个滑头,不过,谈及正事却有一种稳重的气质,她此话一出,江氏心放下一半,笑,“你心里有谱,我就放心了。”

何子衿放下手里瓷盏,笑,“您尽管安心,一盆绿菊与一盆墨菊想要分出高下,这很难,毕竟各花入各眼。但如若是两盆绿菊摆在一处,则容易的多,是不是?”

江氏道,“幸而当初托忻大哥代芙蓉坊引荐你我相识。”

何子衿道,“能结识您,方令我眼界开阔。”

两人正说着话,两个女孩儿结伴而来,一个年岁长些个头与何子衿相仿,另一个则小些,五六岁的模样,眉间与江氏有些仿佛。江氏招呼两个女孩子到跟前,亲为介绍,笑道,“这就是我与你们提过何家……我们大姐儿也是十二岁,你们同龄呢。”

李姑娘眉目精致,笑意温柔,令人一见便不禁生出好感,她笑望何子衿,“我是三月初三的生辰。”

何子衿笑,“那我整大妹妹一个月,我是二月二出生。”

江氏不禁道,“你们两个,一个生在龙抬头,一个是上巳节,都是节庆日子,这也是天生的缘分哪。”

两人亦觉着十分凑巧,不由相视一笑。江氏的女儿江赢年岁就小些了,还是个团子样,偏喜欢奶声奶气的装大人,很是有趣。

初来拜访,何子衿原是想说些话便告辞的,江氏必要留饭,于是父女两个在李家用了午饭方告辞。李姑娘笑道,“这几天姐姐定要忙的,待过了斗菊会,我去找姐姐玩儿,咱们一道逛一逛府城。”

“那可好。”何子衿与李姑娘说着话,外头沈山媳妇章氏进来说何恭在外头等了,何子衿再次辞过江氏,江氏命丫环送了何子衿出去。

何恭身上微带了些酒气,何子衿问,“爹,你喝酒了?”

何恭笑,“略喝了两杯,没多喝。”

何恭笑问,“中午吃的可好?”

“挺好的,没喝酒。”何子衿凑近问,“喝的什么酒?菊花酒么?”

何恭平日里饮酒并不多,他很实诚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跟咱家的酒差不多。”

何子衿素来想起一件是一件,说到酒,她就道,“爹,等弟弟生了,明年咱们酿些酒,埋在地下藏起来。过他个十几二十年,等弟弟成亲时再挖出来喝,多有意思。”

饮酒是风雅之事,酿酒啥的,何恭倒不反对,现今家里日子好过,无非就是多用些米粮,何恭倒了盏茶呷一口,问,“你会酿?”他可不会。

何子衿道,“这个不难。酒又不会酿坏,酿坏无非就是酸了变成醋,醋放个十几年,也是陈醋啊。”

何恭险喷了茶,笑,“你就别活宝了。”

何子衿追问,“爹,你听到没啊?”

“听到听到了。”何恭素来好脾气,笑,“酿吧酿吧,反正都是喝的。”

回到陈家别院,何子衿命丫环去厨下煮些醒酒汤来,何恭连说不用,还是被何子衿催着灌下两盏醒酒汤,床上歇着去了。何恭不忘道,“你也去歇一歇。”

何子衿应了,给老爹在床前矮几上放了盏温水才回了自己房间。

章氏过来道,“早上我家那口子去宁家送帖子,宁家给了回信,说请大爷姑娘明儿个过去说话。”

何子衿笑,“这也好,劳山大哥跟管事提前说一声,明天咱们要用车。”

章氏笑,“我家那口子已是说了。”

何子衿道,“今天也没什么事了,嫂子去歇一歇吧。”

章氏又说了几句话,见何子衿屋里的丫环服侍的还算周全,方下去了。

何家父女住在陈家别院,陈大郎自是消息灵通,晚上问何恭,“表弟明日要去宁家么?”

何恭笑,“是啊,等斗菊会结束,我就带子衿回家,不然,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还真不放心。就想着,该走动的亲戚朋友,先去走动。”

陈大郎笑,“那正好,咱们同行,我与父亲也是想着明日过去的。”

何恭自然应好。

倒是何子衿第二日听闻要与陈家一并去宁家走动,挑挑眉毛,没说什么。

何子衿不是头一遭来宁家,与李家比,宁家除了富贵气派些,其实也没啥。这次宁家着实客气,完全是接待亲戚的意思,没有半点怠慢,何子衿是女孩子,直接由婆子接进内宅。

何子衿是第一次见宁太太,宁太太坐在一张百子千孙的长软榻上,按理年纪应与陈姑妈相仿,瞧着却像比陈姑妈年轻十岁,气韵保养颇佳,自眉眼到肤色再到打扮,都能看出什么才是真正的富贵之家。宁太太下首坐着两位青年妇人,一位妃色长裙,一位藏青衣衫……何子衿略略一扫,心下便有了分明,妃色长裙的自是宁家五奶奶,另一位便是小陈氏了。小陈氏嫁到宁家便开始守寡,如今重阳临近,又有长辈在堂,不好穿的太素,可若太花哨便有违她的身份了。

何子衿先给宁太太请了安,又给宁五奶奶与宁六奶奶小陈氏见礼,宁五奶奶笑挽着何子衿的手,笑眯眯的上下打量她一回,道,“唉哟,这丫头,可真是生的好相貌。”

何子衿微欠身,“您过奖了。”

宁太太笑,“是个好丫头。”一伸手让何子衿坐自己身边儿了。她老人家活了这把年纪,见过的女孩子多了去,甚至她依稀还记得十来年前沈氏陪陈姑妈来宁家时的情形。那会儿她就觉着沈氏虽是乡下出身,有些土气,却生得好眉眼,是个伶俐人。如今看何子衿,比沈氏那时又有不同,不论礼数还是举止,都很有些样子了。难得的是,初次拜访也大大方方,没有半点小家子气。这要是来的与宁家门第相仿的姑娘,宁太太倒不为奇,何家的家世她也略知道些,不过小户之家,难得把闺女教养得这般大方。

宁太太笑握住何子衿的手,软软滑滑,可见是没干过粗活的,问,“你姑祖母没来?”

何子衿随口道,“家里大表姐就要出阁了,姑祖母很是舍她不得,这次就没有过来。我来前,姑祖母说让我替她向您问好。”

宁太太笑,“好好,你姑祖母可好,你祖母可好?”

“家里都好,只是我们住在乡下,行动不便,不能常来府城看望您。如今节下,我来前祖母备了些山货叫我带来,不值什么,请您尝个野意儿吧。”何子衿奉上礼单。

宁太太命接了,笑道,“劳你祖母想着了。”又问何子衿家里几个弟妹,知道何家的孩子都在书院念书,宁太太笑,“小孩子家,是该多念些书。朝廷广施仁政,如今县里也有了书院,多读书,便能明理。”

“您说的是。”

宁五奶奶忽然道,“太太,上次跟咱们阿杰一道来家的,姓何的后生,叫何洛的,不就是弟妹娘家那地方的人么。说来都姓何,跟子衿是不是同族?”

何子衿道,“五奶奶说的是洛哥哥吧,洛哥哥去青城山求学,难不成您家公子也在那里念书?”何洛求学的地方还是沈素衣锦还乡时推荐给他的,极有名气的先生,姓薛,住青城山。当初是冯姐夫推荐给沈素,沈素取得功名还乡时推荐给了何洛。何洛中了秀才,在家盘桓几月便去了青城山念书,极少回家。

宁五奶奶笑,“我就说哪里有这么巧,一个地方,一个姓,多是同族的。看,我一提子衿就知道。”

小陈氏看向何子衿,眉眼淡淡,柔声道,“他们小一辈的孩子,我就大多不认得了。”

宁太太笑,“不是一辈人,你又嫁来咱家十来年,哪里就认得了。倒是子衿,跟阿洛年岁相仿,且是同族兄妹,想是少时常见的。”一听这称呼就知道是极熟的。

“我跟洛哥哥自小一道长大,后来大些,才不在一处玩儿了。”何子衿道,“如今洛哥哥在青城山求学,见的就更少了。”

说到读书的事,大家共同的话题还真不少,譬如,说到青城山求学,宁家也有孩子在青城山就读,再说到青城山的大儒薛先生,何子衿又有话说,“我舅舅也曾受过薛先生的指点。”接着再来一句,“说来还是我姑丈让我舅舅去薛先生门下求学的。”还有譬如,“我在姑祖母家附学时的女先生也是姓薛,我还说呢,我家里人都跟姓薛的先生有缘。”间接表明自己也是受过教育的小小少女啊。

反正一通话扯下来,宁太太与宁五奶奶都觉着:唉哟,这何家虽是小户人家,可家风族风都是不错滴呀。何子衿她爹虽至今只是个秀才,可也是正经功名啊。何家孩子都在念书,连何子衿这么个丫头都识得字,有教养,懂规矩。就是族里也有何洛这样会读书的少年,何家还有几门不错的亲戚,婆媳两个都是书香门第出身,越发觉着何家还是可交往的拐着八道弯的亲戚哪。

就这么东拉西扯的,何子衿中午在宁家用了一顿午饭,临行前宁太太道,“我家里的几个丫头受邀去了总督府,不然你们定是投缘的。”

何子衿笑,“明年我还过来给您请安,不怕见不着。”

大家又说笑几句,宁太太命丫环婆子好生送了何子衿出去。

拜访过李家宁家,接下来何子衿就安心在陈家别院里侍弄花草了,斗菊会去岁参加过一次,也算有些经验。这次何子衿还格外搭配了花盆,花盆是特别烧的,朝云道长给设计的样式,用朝云道长说是古朴雅致,这四字都占全了,可见他这花盆好到什么地步。何子衿没看出啥古朴雅致来,不过,她也承认,比大街上十文钱一个的要好些。

待到了斗菊会的日子,芙蓉坊派了车马来接了花过去。因何子衿是上一届的前三甲,这次不用参加预选赛,直接进最后一天的决赛。有芙蓉坊出面,何子衿便不必抛头露面了,父女两个早盘算好去街上逛逛。

何子衿早计划好了,买哪些东西,在哪儿吃饭,在哪儿游玩,她天天爬山的脚力,自己倒是逛的乐呵,险把老爹走断腿。何恭见闺女兴致颇高,也想陪闺女逛一逛这府城,咬牙强撑,逛到傍晚天黑,回到别院腿都不会动了。下车都是沈山扶着的,何子衿扶着她爹另一胳膊,小没良心的道,“爹,你就是太缺少煅炼,你可才刚三十,走一天路就撑不住了。”

章氏笑,“我都觉着脚酸,大爷是念书的,当然不一样,倒是姑娘好脚程。”

何子衿得意的挑眉,“爬山练的。”

刚下车,便有管事满面喜色过来报喜,“表姑娘您这回斗菊会可是拔了头筹,唉呀,了不起了不起!连王爷都夸你花儿养的好!”接着一通马屁。

何恭何子衿俱满是欢喜,何子衿问,“芙蓉坊的管事来过了吗?”

别院管事连忙道,“芙蓉坊的李管事一直等着姑娘。”

何恭对闺女道,“先去见见李管事吧。”

何子衿对别院管事道,“让李管事进来说话。”

何子衿扶着她爹回房,李管事很快就到了,刚要行礼,何子衿便道,“您可别这样客气,坐吧,今天辛苦了。”

李管事坐了,喜不自禁,笑,“姑娘这花儿养的好,我倒情愿年年这样辛苦一回。”双手将怀里的红木匣子奉上,道,“奶奶说节下姑娘或有花用,这里是一百两现银,剩下的九百两都已存入钱庄兑成银票,姑娘方便携带。”

“你们奶奶总是这般周全。”看章氏一眼,章氏上前收了。

何子衿问,“如何就卖出这般高价,也忒是夸张了些。”

李管事笑,“说来也是天缘巧合,小王爷代蜀王就藩,这次斗菊会,总督大人邀小王爷同往,小王爷见了咱们这花儿,说了一句,这样碧绿的菊花还是头一遭见,直接点了头名。小王爷这样赞誉,自有人力捧。”

说不得就是有人买了孝敬这位小王爷的,何子衿内心深处添了一句,问李管事,“我们来的那天正看到王驾进城,原来是小王爷,不是蜀王吗?”

李管事笑,“起初我也以为是王爷,今儿个有幸在斗菊会上远远瞧了一眼,原来是小王爷,后来打听了才知晓,王爷在帝都还有事,便先打发小王爷过来了。”见何子衿似是对这个有兴趣,李管事便多说了两句,“这位小王爷听说才七八岁,年岁着实不大,已能替王爷镇守藩地了。”

何子衿笑,“看来咱们这次是托了小王爷的福。”

“是。”李管事笑,“奶奶说明儿个设酒给姑娘庆贺,必要请姑娘过去热闹一日才好。”

何子衿想了想,笑道,“你看我这年岁,也不像会喝酒的。再者,我不过是养了两盆花罢了,这次说来多是运道旺的缘故。我与你们芙蓉坊的合作,咱们彼此清楚就好。我要这名声无用,让世人都知道芙蓉坊就是了。要是你们奶奶摆酒,着人往我这里送一席好菜就是,倒是参加斗菊会,里里外外都赖李管事打理,说句劳苦功高不为过。”

李管事忙道,“我不过是给姑娘打打杂罢了,用心是本分。”

何子衿笑,“如今皆大欢喜,咱们都没白忙这一场。”

李管事亦是舒心,笑,“是啊。”

“天晚了,李管事用过饭没?”

“我刚用过了。”李管事起身,“姑娘自外头回来,还未歇上一歇,我倒扰姑娘这许久。”

何子衿笑,“我自己也惦记着,说不上扰与不扰。”对章氏道,“取二十两银子。”伸手递给李管事,不待李管事推辞便道,“今天去斗菊会的伙计们,你看着给他们分一分吧,别叫他们白忙了。既是喜事,吃个喜儿。”

李管事一揖,“我代他们谢大爷姑娘赏。”方双手接了。

李管事又道,“我听说姑娘是想着斗菊会后便回家去的,姑娘可定了日子?到时我必要来送一送姑娘。”

何子衿跟她爹商量,“爹,咱们是明儿个走,还是后儿动身?”

何恭道,“明天紧迫了些,多留一日,后日吧。”

李管事起身告辞,沈山亲送了他出去。

何子衿这会儿才捧起钱匣子,打开来拿出三十两,对章氏道,“章嫂子,二十两你跟山大哥收着,十两银子打发给院里的服侍的丫头婆子。”

章氏先去瞧何恭,何恭笑呵呵,“子衿给你们,你们就收着吧,咱们这一趟总算没白出来。”何恭并不是奢侈大手笔的人,不过,他也明白人情世故,连李管事都赏了,自然没有亏着自己人的道理。何况花卖了大价钱,便是多赏些,他也不大心疼。

章氏谢了又谢,道,“那明儿换些个散碎银子才好。”李管事带来的一匣现银都是五银一锭的银锭,齐整的很,花用却是不便的。

何子衿笑,“没事,这不急。咱们逛了这一整日,嫂子也去用饭吧,一会儿不用过来,早些歇了,明儿咱们再出去逛半日。”

章氏连声应是,道,“我叫厨下送热水过来,大爷烫一烫脚,去去乏。”眉开眼笑的退下了。

父女两个先把银票收起来,何恭出门前沈氏就给他在里衣上缝了暗袋,银匣子也放枕头边儿,安置好银子,何子衿偷笑出声。何恭亦笑道,“赚了银子高兴成这样?”

何子衿一幅窃喜的模样,悄悄同她爹道,“我原想着,去岁这花儿出现过一回,这回也就不新鲜了,能卖个三两百银子就烧高香了,谁晓得得了这许多银子。还有两盆在芙蓉坊寄卖,爹,咱们这回可真是发了!”何子衿两眼放光!

何恭还不是圣人,其实便是圣人,也不会视金钱如粪土。闺女辛苦养了一年的花儿卖了好价钱,他自然也高兴,不过,看何子衿那精灵又财迷的模样,何恭颇是好笑,忍不住摸摸她头,“运道好。”

“嗯!”何子衿重重点头,“蜀王府就是咱家的福星啊!”

喜欢美人记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美人记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美人记最新章节 - 美人记全文阅读 - 美人记txt下载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美人记 118小说

猜你喜欢: 摄政王的田园小娇妻江湖遍地是土豪力荐河山一指成仙穿越之幸福农家妇你与我相得益彰女配娇媚撩人天命凰谋前女友黑化日常寒武再临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王座攻略笔记邪医毒妃妄人朱瑙嫡长孙邪少狂妻:逆天嫡女星际上将的元素精灵王[重生]得罪主神之后敛财人生[综].傲视九重天,一统三界亘古传奇之陌殇神魔试炼十世修行[红楼]夫人套路深.修仙异能掉线中我是极品炉鼎六爻
完本推荐: 穿成霸总小逃妻全文阅读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全文阅读快穿系统:黑化男主坏坏坏全文阅读快穿之清扬婉兮全文阅读狂帝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妃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婚权独占全文阅读空间之田园农女全文阅读朱门风流全文阅读成化十四年全文阅读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酒娘子全文阅读六爻全文阅读后宫上位记全文阅读我的超神空间全文阅读穿越婚然天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不灭战神画满田园狂神刑天炮灰大作战苍穹之上九天神皇前任无双异界铁血商途神医弃女星际大头条系统求卸载:快穿男神有毒全知全能者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至高主宰魔门败类医门宗师剑从天上来天才神医宠妃神医凰后绝世邪神极品飞仙医妃惊世丐哥拒绝要饭(剑三)大道朝天百炼飞升录高魔地球荒海有龙女清妾掌欢氪金成仙

美人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美人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美人记txt下载手机版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美人记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