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清妾 >> 第675章 小七

第六百九十八章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

虽然尔芙不是个容易被激怒的人,但是几个孩子死得不明不白,连真凶是谁都说不准,几个被她怀疑的目标,各自都活得那么滋润,这事已然成为了她心底永恒的伤。

看着李氏嘴角勾起的那抹嘲笑,她瞬间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李氏是那种会主动讨打的人么?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李氏打从走到尔芙身边就已经选好了角度,她故意凑到尔芙的身边,出言激怒尔芙,做出一种尔芙对她大力挥巴掌的假象,其实尔芙的巴掌才呼到她的脸上,她就已经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在她倒下去的方向,正是她早就命花匠藏在花丛中的太湖石。

她知道尔芙在四爷心目中的地位不轻,一些小小的争执,根本伤不到尔芙,所以她在倒下去的瞬间,调整好了姿势,将肩膀重重地撞在了那块花匠提前布置好的太湖石上。

“砰!”

这是一块边角很是圆润的太湖石,撞上后,看起来会痛,伤势很吓人,却不会真正伤到自己,这可是李氏从府里挑选了好些日子,才挑选出来的太湖石。

尔芙就这样呆愣地看着李氏如纸片似的随风倒了下去。

“阿!”李氏哀嚎一声就抱着肩膀,躺倒在了海棠花的花丛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伤得那么严重,尔芙站在一旁,清清楚楚地看到李氏眼圈里打转转的泪珠,登时就如同断了线似的掉了下来,冲掉了她脸上的脂粉,露出了她有些蜡黄色的皮肤,更衬得李氏苍老了几分。

跟在李氏身边伺候的几个宫女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冲突给骇了一跳,不过训练有素的宫女,比尔芙反应快多了,几步就将花坛里的海棠花踩了个稀巴烂,将摔倒在太湖石上的李氏扶了起来,七嘴八舌地关切问着,同时已经有机灵的宫女,自作主张的跑去请太医了。

“瓜尔佳氏,你好大的胆子。”李氏被几个宫女架着,似是很吃力地站直了身子,连连喘出粗气,其间还夹杂着几声倒吸冷气的嘶啦声,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无力样子,伸着颤抖的手指,对着愣神中的尔芙,冷声指责道,“你我同为府中女眷,本该和和气气才对,你怎么敢如此对我无礼?以前,我总是想着你年纪还小,我到底是比你痴长几岁,该让着你些,可是现在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怎么还是如此无礼……

这次,我定然不能再包庇你了。”

说到这里,李氏猛地扭头,看了眼身边跟着的宫女,命她去前院请四爷过来处置。

小七显然是被李氏的突然发难惊着了,有些怕怕地扯了扯尔芙的袖管,低声唤了句,“额娘……”

尔芙低头对着小七笑了笑,无声地给了小七一记安抚的眼神。

----------

花厅里,已经由医女检查过伤势的李氏、钮祜禄氏等一众女眷分两侧坐在下首摆着的官帽椅上,四爷独坐在上首的宝座上,垂首看着低头不说话的尔芙,又看了看坐在最末尾咬唇低头的小七,最终狠下了心肠,沉声问道:“瓜尔佳氏,你可知错?”

“不知四爷说的是什么错?”尔芙虽然知道打人不对,但是她却不认为打了李氏是一种错,毕竟她本来是根本就不打算理会李氏的,而是李氏主动凑到她身边来挑衅的,她也知道李氏说的那些话,换个语气说出来,定然能很容易的就让她落个无理取闹、蛮不讲理的下场,可是她就是这种死鸭子嘴硬的个性,或者说这一切都是李氏计划好的,她扭头看了眼坐在一旁默默垂泪的李氏,转过头,对着显露出一丝不耐烦的四爷,反问道。

“你……”或许是四爷也没有想到尔芙会这样,他愣了愣神,脸色更加难看了些,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几步来到尔芙身前,冷声问道,“你从进府到现在,对李氏就是全无半点尊重,之前你还收敛几分,可是现在你居然都开始打人了,这府里的规矩于你,到底还有没有半点约束?”

“打人是错?

那福晋杖责府中婢仆是否是错?爷对苏培盛抬腿就踹,又是否是错?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是爷的妾室,爷是我的天,福晋是府中女眷的榜样,我自是该处处学着您和侧福晋的,那我和李氏发生争执,我与她动手,又算得了社么错?”尔芙咬了咬牙,看着李氏眼角闪过的一丝得意,轻哼一声,嘴角噙笑的开口嘲讽道。

虽然尔芙这几句话,让苏培盛暗暗挑大拇指,可是却是说得四爷脸色变了又变,当着阖府这么多人的面被尔芙如此呛声,要是他再不惩治尔芙一二,那他的脸就算是彻底丢尽了。

容不得多想,又羞又恼的四爷一抬手,就是一巴掌落在了尔芙的脸上。

尔芙想过会激怒四爷,却从未想过四爷会伸手打人。

一巴掌被打了个踉跄的尔芙,反手捂着脸颊,眼中满是不置信的看着四爷,很是狼狈地就往外冲去,她倒不是怕丢脸,她是真怕再这么呆下去,她会彻底失去理智得冲上去和四爷厮打起来。

“当真越来越没规矩了!”四爷也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他自问自己不是个不冷静的人,他想不到怎么会对尔芙动手,那可是他放在心口疼惜的女人,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怀疑他是彻底疯魔了,看着尔芙转身离开的那瞬间,他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这才控制住双腿,不让自己跟着尔芙离去,他强压下心底对尔芙的疼惜,看着左右脸色各异的众女,狠狠攥了攥拳头,沉声呵斥了一句,扭头对着苏培盛吩咐道,“传爷的吩咐,侧福晋瓜尔佳氏性格乖张、不尊礼法,禁足西小院半年,罚抄女四书十遍。”

说完,他就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小七,留下一句“希望各院众女眷,皆引以为鉴”便领着苏培盛,转身回到前院去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四爷忍了再忍,这才没有追着尔芙离开,那边尔芙跑出了花厅就停住了脚步,看着紧跟在她身后的瑶琴和丫儿二人,吩咐瑶琴留在花厅外等着小七,便带着丫儿回了院子。

“主子,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丫儿看着对镜呆坐的尔芙,抿了抿干裂的唇瓣,拧了湿帕子,小心地替尔芙敷着脸上骇人的红肿,轻声道。

“不必说了!”尔芙摆了摆手,打断了丫儿的话。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不论李氏想的是什么,她知道李氏的打算成功了,至于丫儿担心的那些事情,她都已经不在意了。

脸上的伤,远没有心底的伤,让她那么难受,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让她走得更洒脱些,也不用那么不舍得了。

她接过丫儿拧好的湿帕子,起身走到了圆桌旁坐下,随手翻了翻小厨房送来的菜单子,勾选了几样可口的饭菜,抬手递给了丫儿,轻声吩咐道:“我不会为了这点事就要死要活的,你将这菜单给小生子送去,刚才发生的事情,怕是会吓到小七那孩子了,让他一定要做得精细点。”

“奴婢这就去。”丫儿表示这样子的主子,好像更吓人。

打发了房间里伺候的一众宫女,尔芙刚要进内室换身衣裳,便瞧见苏培盛领着几个小太监来到了院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尔芙不等宫人通传,便迈步来到了廊下,她抬手指着几个小太监抬着的长条板凳和三寸宽的板子,略显不解的问道,该不会是四爷觉得打了她一巴掌不过瘾,还打算对她杖责吧,那四爷会不会是太变态了些……

好在,苏培盛并没有留太多时间给尔芙开脑洞,便给出了回答,只是这个答案,也并不能让尔芙太开心。

这是个很不人道的惩罚!

所谓主子犯错,奴婢受罚,别看尔芙呛声四爷,苏培盛在一旁围观表示自己个儿看得很爽,可是跟在尔芙身边当差的一众奴仆就要倒霉了。

罚月钱,领板子……简直是简单粗暴极了。

尤其是尔芙身边的大宫女瑶琴和丫儿二人,作为尔芙的近身侍婢,她们不能约束主子的言行,她们不但要被罚半年月钱,还要当着这么多人被杖责十下,这三寸宽的板子落在身上,真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尔芙看了看门边站着的瑶琴,以及从后面小厨房过来的丫儿,暗恨四爷这种迁怒的行为,又实在是不忍心瑶琴她们受罚,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算是服个软,又当真能少块肉不成,可是现在……她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随即说了句所有穿越女都说过的金句:“我要见四爷!”

只是她这个穿越女,注定不受穿越大神的庇护。

尔芙的话音才落,苏培盛就满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恭声答道:“主子爷现在不在府里,还请侧福晋不要为难奴才们。”说完,他就一摆手,命小太监将板凳摆在了台阶下的空地上,又让人将那些不当值的奴仆都叫了过来,将雅琴和丫儿都压在了板凳上,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十板子……说起来好像不多,那打在身上,却是要人命的。

好在四爷就是想教训教训瑶琴和丫儿,让她们以后当值尽心些,免得尔芙再闹出这种事来,所以早就已经交代苏培盛留神些,那些行刑的小太监,也都没有太使劲,只是让伤口看着吓人些,其实养个十天八天的就没事了。

不过就算如此,尔芙亦是心疼极了。

刚刚她打算趁着午饭工夫和受到惊吓的小七好好说说话的心思,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任由小七如条小尾巴似的坠在身后,亲自张罗着给受伤的瑶琴和丫儿上药,又交代二人这些日子好好卧床休养,一直看着两人喝过药睡下,这才带着小七回到了上房。

“额娘,阿玛为什么会这么对我们?”小七虽小,却也明白这府里的一切都是四爷做主的,她实在不明白素来疼惜额娘和自己的阿玛,怎么突然就变了脸,不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斥责额娘,还下令责罚了额娘身边得力的宫女,难道真如那些碎嘴子说的那般,阿玛已经喜欢上了其他的额娘,不再喜欢她的亲额娘了。

尔芙该如何和小小年纪的小七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呢!

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向来就是没有规律可言的,她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说着转移话题的话,小小年纪的小七,突然没了弟弟、妹妹,又突然失去了府中最耀眼小格格光芒,早就不是那个能让尔芙糊弄过去的小七了,她懂事地没有追问尔芙,却也打定主意要帮助额娘,母女一体,她不能让额娘在这样被阿玛忽略下去了。

当天晚上,和尔芙一块用过晚膳,早早就回到跨院歇息的小七,在奶嬷嬷的帮助下,从跨院的角门溜了出来,拿着从尔芙房间里摸出来的对牌,顺利地穿过了垂花门,来到了四爷的书房外。

四爷听说小七过来,忙撂下手里看了一半的奏疏,跟着来报信的小太监就来到了院门口。

清冷如水的月光下,瘦得没了婴儿肥的小七,穿着一身不甚合身的中衣,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织锦披风,已经垂下肩膀的长发,胡乱的搭在肩头,她就这样小嘴紧紧地抿着,站在台阶下,倔强的看着四爷。

接连丧子,四爷对子嗣更加看重了。

他知道小七素来是个懂事的孩子,很少让人为她操心,此时小七这般衣衫不整的跑到前院来,显然是出了大事的,那么有什么事情会让小七这么做呢?

四爷毫无意外的想到了府中那些跟红踩白的奴仆,忙一边领着小七往院子里走,吩咐着苏培盛去准备驱寒的姜茶,扭头对着小七追问道:“小七和阿玛说,你怎么突然来了,还连件衣裳都不穿,可是身边的人伺候得不尽心?”

小七闻言,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一直进了书房,小七和四爷面对面的坐在书房窗边摆着的一对太师椅上,这才瞪着一双如小兔子般红红的眼睛,看着眉头紧锁的四爷,小大人似的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轻声问道:“阿玛是不喜欢额娘了么?”

四爷被问得一怔,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正在替小七整理身上披风的手,更是直接收回到了膝上,如正在上课的小学生一般,将腰杆挺得倍直的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七觉得阿玛变得怪怪的,额娘也变得怪怪的。”小七歪着头答道,小手不自觉地搅着手里攥着的帕子,眼睛却直直地落在四爷的脸上。

喜欢清妾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清妾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清妾最新章节 - 清妾全文阅读 - 清妾txt下载 - 绾心的全部小说 - 清妾 118小说

猜你喜欢: 掌欢田园娇妻:毒舌王爷轻轻宠腹黑丞相的宠妻锦谋暗香魂凤绝天下:毒医七小姐簪缨世族猎户的辣妻清宫妾妃酒娘子六宫凤华尚书大人易折腰我就是这般女子玉堂金门首辅养成手册宠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绝色病王诱哑妃雍正小老婆重生之嫡长女闺甜红楼之我左眼能见到鬼最毒夫人心清宫重生升职记锦绣弃妻重生之悍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完本推荐: 天界娱乐传媒公司全文阅读世嫁全文阅读灭世狂神系统全文阅读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全文阅读寡妇田里有桃花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任务目标在崩坏[快穿]全文阅读大婚晚辰全文阅读强势归来:冷少,啵一个全文阅读空间之田园农女全文阅读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全文阅读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全文阅读秦时明月之有女同车全文阅读王府小媳妇全文阅读炮灰不在服务区全文阅读清宫妾妃全文阅读宠妻为后全文阅读渣攻重生手册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沧狼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驭房有术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觅仙道从仙侠世界归来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武破九荒侯府商女猛卒朔明永恒国度盖世仙尊从艺术家开始清妾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真不是学神至尊特工娱乐帝国系统海贼之成就系统绿茵峥嵘永恒圣帝大道朝天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乘龙佳婿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综系统]九尾狐的幸福九幽天帝第一侯逍遥派

清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清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清妾txt下载手机版 - 绾心的全部小说 - 清妾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