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 1061 改天换地

整个雄浑城被金色雨水笼罩,以最强纯粹武夫二境跻身三境所得到的天地武运,周小昆丝毫未取,全部给了雄浑城的纯粹武夫!

大多数纯粹武夫在剑冢洞天都只是最低等的人,就如山上剑冢剑修们眼中的蝼蚁。

而成为纯粹武夫也只是不想死去,所以剑冢洞天的纯粹武夫大多是不够纯粹的,甚至是妄自菲薄,是不用剑修们来看轻他们,他们就已经看轻自己了。

只不过当那金色雨水落在他们身上之后,这些做惯了蝼蚁的纯粹武夫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子豪气来!

似乎是他们一拳递出,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存在便都会飞灰湮灭!

莫名间,所有纯粹武夫有生以来第一次认可了自己纯粹武夫的身份,并且引以为傲!

悬停在雄浑城上空的周小昆神情肃穆道:“从今日,从此刻起,剑冢洞天的纯粹武夫不再是低等人,有我之一往无前的拳意,诸位便只管出拳!”

下方纯粹武夫就如仰望神祇一般,甚至已经有人激动跪地,同时双手抱拳礼敬空中之人。

接着,全城纯粹武夫跪地不起。

“混账东西!”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一名灰衣老者御剑升空,他与周小昆遥遥相望,厉声道:“剑冢洞天独尊剑修,难不成你们这些江湖野把式还要造反不成!”

“还有你们这些卑贱的泥腿子,是不是忘记了这座天下的主人是谁?”

“是剑修!”

“剑冢洞天的主宰,永远只能是剑修!”

“尔等纯粹武夫便只是杂役!”

灰衣老者是一名中三境剑修,虽然没有参与搏杀周小昆等人,但那只是他不愿同流合污而已,可是作为剑修的骄傲却是不容一名纯粹武夫来触碰的!

周小昆面色不变,只是问道:“生而为人,便一定要分出个三六九等吗?”

“剑修,我是剑修!”

灰衣老者怒吼道:“你可知道剑修代表着什么?你不知道,那么我告诉你,剑修代表着这方天下的大道!而你们这些纯粹武夫,便只是我们脚下的泥土,是泥土中蝼蚁,是被我剑修踩死了都未必会注意到的渺小存在!”

“错了。”

周小昆摇头说道:“这方天地并不只是有沛然剑气,还有雄浑之武运,甚至武运并不比剑气若,有应运而生的剑修,同样也有应运而生纯粹武夫,而且剑冢洞天灵气也很充沛,所以便是寻常练气士也应受到天地眷顾!作为杀力最强的剑修,你等本该为弱者出剑,可你等却沦为恃强凌弱的存在?”

“放屁,一派胡言!”

灰衣老者冷笑一声道:“弱肉强食,这便是生存法则!”

“好吧,道理说不通,只能出拳了。”

悬停在空中的周小昆向前迈出一步,刹那间拳罡爆发出来,将周小昆整个推向那名灰衣老者。

然后。

还不等灰衣老者有任何反应,胸口便被实打实捶了一拳!

周小昆的拳头捶打在灰衣老者的胸口,一拳之下拳罡透体而过,瞬间将灰衣老者气府窍穴撕成了齑粉!

随手周小昆再出一拳,便将那名灰衣老者从高空打落地面,若非是最终留手,此时灰衣老者便已经是死人了。

周小昆缓缓落下,悬停在老者砸出的深坑之中,他说道:“你的剑道根基已毁,气府窍穴也受到了重创,若你还想活命,便要成为一名纯粹武夫,你会怎么样?”

“我宁似乎!”灰衣老者七窍流血,明明剑道根基已经毁掉,可却仍然傲骨常在!

周小昆摇了摇头说道:“希望你坚守本心,更希望你认真看待这座天下。”

说完后周小昆便已经转身离开,但是却留下了声音。

“我等纯粹武夫做惯了蝼蚁,如今忽然有了纯粹拳意,是否应该再去欺凌弱者?”

“我认为不可,以为恃强凌弱之拳不够快不够重。”

“曾是弱者的我们,要学会为弱者出拳。”

“而我也知道雄浑城内还有剑修,更知道哪怕你们没有出来,但心中却仍然不忿。”

“无妨,今日起我将在忘剑楼半月,上三境之下皆可来找我讲道理,讲不通道理便问拳,打不过我还可以继续坐下来讲道理,我会给足你们机会!”

周小昆身影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玄妙,最后说道:“偌大的一座天下,百花齐放岂不是更好,为何还要选出个老大老二老三呢。”

作为王解放法宝的忘剑楼自然是有落地生根的能力的,此时已经完全在御宝斋原有遗址上站稳脚跟了。

周小昆等人回到了忘剑楼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和睦气氛,而是气氛凝重。

包括王解放在内,还有董不懂与冷不凡,以及那些剑修兄弟们,此时全部神情凝重。

是的,只要是剑冢洞天的剑修,便都有身为剑修的傲气。

其实任何洞天福地的剑修都有傲气,因为剑修杀力第一并不是剑修自己吹嘘出来的,而是公认的。

只不过杀力第一并不代表剑修就是无敌的,尤其是在一些高阶洞天福地之中,许多大练气士都有无上威能的,你剑修敢祭出本命飞剑,那便用各种符箓法宝去镇压,若是想要近身厮杀那么练气士还有各种遁术逃离,然后便是各种通玄术法往你的身上砸。

说到底,剑修并不是无敌的。

只不过是这剑冢洞天因为剑气磅礴的关系,给了剑修一种他们剑修便是应运而生的错觉。

就拿王解放来说,他在成为剑修之前,便只能一名练气士,各种通玄术法便是剑修见了都要退让三分。

后来成为剑修,其实也是王解放借了这剑冢洞天的剑气,再利用炼器之术取巧炼化了许多飞剑才有了一柄本命飞剑。

而作为本土剑修的董不懂与冷不凡,其实心中对于剑修身份也是非常自傲的,只是他们心性更加洒脱所以并不是非常在意。

倒是玉箫完全没想法,兄长做什么都对,不对也对。

周小昆走入忘剑楼大堂之后便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笑望着坐在对面的众人说道:“怎么,是不是我太能装了,所以看我不顺眼了?”

“是挺能装的。”冷不凡撇撇嘴,这家伙是藏不住话的。

董不懂也不是多么不自在,而是说道:“其实我倒是还好,在小王村的时候我便有许多纯粹武夫的朋友,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怪异,可能是因为我知道那些与我称兄道弟的纯粹武夫其实内心里面还是尊重我的,而我也知道他们是低我一等的,所以一想到有朝一日我们可能就是并肩而行之人了,心里上多少会有一些落差。”

“迟早会如此的。”

周小昆笑了笑说道:“因为我自悟了儒家圣言术,所以对于天地规则有着先天的亲和,虽然不至于完全了解,可却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就比如说这剑冢洞天满天的剑气,以及那磅礴的武运,其实这些都是这方天地对于人们的馈赠,既然如此为何纯粹武夫便要低人一头?我不是非要争一个先后,只是要改一改剑冢洞天的风气,否则剑冢洞天迟早有会崩塌一日。月亏则盈水满则益的道理,我想你们不是不懂。”

冷不凡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便有些迷迷糊糊的说道:“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说纯粹武夫就比剑修强了,而是认为不该非要分出强弱?”

“更不该因为自己强便贬低他人!”周小昆补充道。

冷不凡点头道:“我师父曾与我说过,剑客自当遇不平事时才出剑!”

“对喽。”

周小昆很是赞同道:“只不过是剑冢洞天剑修独尊太久了,而纯粹武夫也落寞太久了,所以便是冷兄你的性情,也会觉得纯粹武夫便应该去做粗活累活,因为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周兄弟,你离开剑冢洞天时务必带上我等,我们要去外面看看,如你所说那般去领略大风光。”冷不凡说道。

周小昆点头道:“没问题的。”

这时候王解放说道:“所以将武运雨露均沾,便是为文庙开辟天下的第一步?”

“算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吧。”

周小昆笑着说道:“毕竟一大批纯粹武夫的崛起,便等于是改变了剑冢洞天根深蒂固的规则,然后可能会发生战争,但如果战争能够带来更长远的太平盛世,以及一个百花齐放的剑冢洞天,那么战争便是值得的。”

事公一脉,从来不会看过程如何惨烈,只看结果是不是最好的。

其实周小昆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早在被孔雀选中的时候,他便已经有了对事公一脉的好感。

但是许多时候事公一脉所作之事都可以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周小昆才会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王解放说道:“小周兄弟,长路还很长,你确定要走这样一条路吗?”

“暂时只能如此。”

周小昆其实是一个很没有计划的人,他喜欢游戏人生,看到好吃的东西便狼吞虎咽,和兄弟在一起时便喝个烂醉如泥,遇到好看的姑娘他都会动心,看到不平的事情他也想要多管闲事,若需要他大气凛然时他也想如同英雄一般从天而降。

他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所喜欢的,其实都是凡夫俗子所喜欢的。

所以周小昆没有想太多,他目前所作的一切,其实也只是为了为了自保而已。

加入文庙,才能更好的保护身边每一个人,可文庙并不是加入就可以了,总要去做事情的。

就比如说剑冢洞天为文庙开辟道路,若是做成了,那么便可以确保他所在天下的那些山上宗门不去打他玲珑阁的主意,也不会将目光落在他身边之人的身上。

至于洞天福地之间的融合,上古九州天下会不会重现,其实这都与周小昆没有多大关系。

周小昆只是觉得各大洞天福地的融合,是一定会死很多人的,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可若是有人让周小昆去选择,用他的死来换世界和平,那他一定会说去你妈的要死你去你死好了。

周小昆的牺牲,从来都不是为什么天下苍生,他不是圣人只是凡人,所以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他的牺牲只会用在身边人身上。

他身边的任何人,他都愿意付出生命去拯救。

周小昆见王解放陷入沉思,便笑着说道:“王老哥,你也不要把我当成是圣人了,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高兴了我可以仗剑江湖行侠仗义,惫懒了我便在家中与美人美酒为伴,仅此而已。”

“只怕身不由己。”

这句话王解放没有说出来,作为归真境界圆满的大修士,其实他早便看破一些事情了,比如说他所在的剑冢洞天是一定会崩裂的,因为剑冢洞天的剑气本就存在诡异之处,再比如说九州天下早晚都会重新现世,这并不是推衍出来的结果,而是冥冥大道之中自然心生感应。

一旦所有洞天福地融合,九州天下现世,那么便会发生无法预料的动乱。

这样一来,文庙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而周小昆为文庙开辟剑冢洞天,回去后至少也能得到一个君子头衔。

那么当这个世界陷入战乱之时文庙君子岂能坐视?

而且既然九州天下都会重新现世,那么大荒呢?

天外天的魔物会不会再次大举进攻?

天外天之天外,又究竟有什么?

还有旧天庭时代的神明余孽,他们何时会卷土重来?

太多的未知了。

不过这些话王解放没有说,因为他知道此时周小昆的道心其实很不稳定。

那个诗歌与剑皆无敌的男人神魂出现后,便已经撼动了周小昆的道心!

原本周小昆认为自己是也与普通人是一样自私的,但是他却又由衷敬佩那位先生,而那位先生显然不是个自私之人,他的道心自然就会出现不稳。

这种事情连周小昆都不自知,所以王解放也不能说。

“来来来,先推牌九,然后喝酒!”

周小昆大笑一声,让气氛不再低沉。

而在剑冢洞天中部,万仞山。

万剑宗便立在此处,此时万剑宗的论剑阁内,难得坐满了二十四席位,各大剑冢的代表,以及万剑宗推选出来的剑圣汇聚。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却都落在一位读书人打扮的儒雅男人身上。

此时便是玉家剑冢的家主玉书,便是万剑宗的重要议事,他也手持书卷认真研读,颇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玉先生,你总要说点什么的。”

剑冢洞天当今剑圣,归真境界大圆满的剑修,已入地仙境界,可被称为剑仙的存在。

北宫策作为剑冢洞天第一人,却是对玉家剑冢家主玉书格外客气,甚至是带着一丝尊重。

玉书这才将书卷放下,然后用温和的语气说道:“雄浑城那人的确便是早先在我玉家剑冢破镜的纯粹武夫,他与玉箫极有可能会结成道侣,所以便也算是玉家人,便是玉家人,而且所作之事又没什么错的,我们玉家便会支持,这便是我要说的。”

“没什么错的?”

赵家剑冢老祖赵巨鹿直接拍了桌子,吹胡子瞪眼睛道:“王家剑冢被灭门我且不说,那是因为王家剑冢不济事,可是雄浑城的事情又要如何说,全城剑修几乎无一幸免,事后又出狂悖之言,竟然说纯粹武夫不必向剑修低头,这是何等狂妄!”

“是狂妄了一些。”

玉书笑着说道:“不过纯粹武夫本就不必向剑修低头,所以他的话又有何错?当初人族先祖未开灵智,便是真龙一族开创武道为人族开灵智,后来甚至可以做到肉身登天问拳于天庭神明,这样的存在为何要向剑修低头?”

“玉书,你不要以为读了几本书就可以拿老黄历来压我!”

赵巨鹿豁然起身,可很快就又坐下,他说道:“好,便是你说的有道理,可死了那么多剑修又如何说,难道我们万剑宗不该管吗?”

“当然要管了。”

玉书说道:“若是老赵你看我那女婿不顺眼,或者是在座的各位中的任何人看他不顺眼,都可以带人杀将过去。这件事情,我也懒得去论是非对错,我只是想要说,你们看他不顺眼想要除之后快,可我看他顺眼便要帮他,仅此而已。”

赵巨鹿冷声道:“你们玉家要背叛所有剑修吗?”

“这跟剑修又有什么关系?”

玉书说道:“剑修杀力最强,这没有错,可你何时听说过剑修就是无敌的,就是不败的?你老赵当年游历其他洞天福地,不是也在恐慌之地吃够了苦头,被一名符箓派练气士险些镇杀,若不是我与北宫出手,你回得来吗?你明明知道剑修也只不过是比其他练气士多了把本命飞剑而已,更知道普天之下术法通神者数不胜数,为何回了剑冢洞天你就要坚持剑修即无敌的想法,为何剑修便不可侵犯了?老赵你倒不如像我一样坦率,我要保护我玉家的女婿,你要杀我玉家的女婿,那么战场上遇上,你我各自出剑便是。”

说不过。

任何人吵架都吵不赢玉书的,这是在座之人公认的。

北宫策摇头失笑道:“先生,那周小昆如今毕竟只是三境纯粹武夫,一境剑修,所以我们不妨如此,便只让年青一代去问剑问拳。”

“北宫,此等事情不用与我商量。”

玉书摆了摆手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是打是杀都可以,我们玉家也只会做玉家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说破了大天我都不会做。”

论剑阁内气氛沉重起来,其实所有人都想要让玉书来牵头,并不是非要打死周小昆,哪怕只是送出剑冢洞天都可以。

可是玉书的态度很坚决,自己家的女婿别人都动不得,他玉家更不会自己动了。

一场议事,便这样结束了。

玉书走出论剑阁,祭出小小帆船样式的符舟,一跃而起。

“先生请等等。”

北宫策追了出去,来到符舟之后作揖道:“先生,我知道这其中必然是有隐情的,请您为学生解惑!”

先生。

学生。

早年前北宫策剑道进入瓶颈,无论如何也破不开下三境的瓶颈,心灰意冷至极偶遇徒步游历的玉书,然后经由玉书传道受业解惑,便也成了一名读书人,再后来破镜便是水到渠成了。

虽然玉书从没有说过自己就是北宫策的先生,但是北宫策对玉书一直持师生礼。

“你啊你。”

玉书无奈一笑,大袖一挥,那符舟便御风而行,同时也隔绝出一座小天地来,他这才盘膝坐地,笑着说道:“要我说也可以,将你那酒虫给我便可。”

“先生,你这是明抢呐!”

北宫策痛心疾首状,在怀里一掏,便掏出朱红色酒瓶丢过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他敬重的先生面前说道:“先生总算可以说了吧?”

“自然可以。”

玉书打开塞子闻了闻,酒香味儿醉人,而在酒瓶伸出那只像是春蚕一般的虫子,便是酒虫了,只要将其放在容器之中,每日向容器中灌注灵气,便会有酒水产出。

“那您倒是说呐。”

北宫策这人在外头人眼中异常沉稳,可在玉书这里却是个好奇心极重,而且一刻都不能等。

玉书喝了一口酒,同时又拿出一叠腌萝卜来,一边吃喝,一边说道:“周小昆所在天下,是一座文庙传承极其完整的天下,文庙中事公文脉,主要负责洞天福地的开辟,说的简单一些便是制定一方天地的规则,小到度量衡,大到日月流转星河流动,为的便是恢复旧九州天下的规则,让天下再次回到那个伟大的时代,而周小昆便是事公文脉儒生,此来的任务便是开辟。而北宫你知道的,我此生之心愿,便是让剑冢洞天这个无法之地,变得井然有序。可是你同样也知道,纵使我也读书人自居,哪怕我也可以使用一些儒家圣言术,可却无法做到这一点。”

北宫策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先生你是要助文庙改天换地。”

喜欢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我居然是这种身世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最新章节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全文阅读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txt下载 - 多种物质的全部小说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118小说

猜你喜欢: 近身兵王最强小农民我是首富继承人龙回都市重生吗?可以自己选择的那种!我只想安静的做神豪重生资本狂人前女友又上门了重生之黄金宝鉴警探长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超级快递超能仙医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都市极品医神我真没想当巨星啊战神龙婿透视狂兵极品仙医传奇浪潮十八年重生之王牌黑客贴心男管家逆袭医道无双日常系美剧从好歌曲开始
完本推荐: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阿sir,嘘,不许动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倾君侧·等皇的女人全文阅读任务目标在崩坏[快穿]全文阅读我成了病弱世子的白月光全文阅读美人与权臣全文阅读六界直播总管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文阅读超级指环王全文阅读徒弟越养越歪怎么办全文阅读空间之田园农女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传记全文阅读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全文阅读黄金台全文阅读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全文阅读后宫升级记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越之极限奇兵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极端恩宠[快穿]王者青道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雄兔眼迷离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娱乐之至尊小巨星绝世好人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女总裁的贴身狂婿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诸天之角色扮演大恩以婚为报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我的七位夫人重生六零我成了反派大佬我挂机了千万年妙手生香我有千万打工仔我能创造神奇道具最初进化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大月谣万界试炼场只有我知道剧情贵婿临门论灵脉的养气功夫无限垂钓系统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txt下载手机版 - 多种物质的全部小说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