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魔王级炮灰 >> 盗可盗(7)

有虞朝珍贵文物回归, 这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

顾青还有幸被张保华教授,邀请去观览一番。

那件青铜器,已经被确定是始皇时期的, 在史书上竟然还能找到零星的记载。只是大家对它的用处,还有待进一步探究。但不可否认的是, 这件青铜器内部制作十分精密繁杂, 远超过他们此前的认知,不过转念想想, 在很多方面, 古代人们的智慧, 是现代人们所无法想象的,尤其始皇时期有诸多到现在都令他们费解的事情,和现象等等。

似乎多一个青铜器不多。

尽管如此,这件青铜器本身的价值,却是不容看低的。

顾青隔着几米远, 静静地看着那件青铜器, 他还记得它运行的原理,清楚它的内部构造。这件青铜器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 反而还集结了当时许多人的心血, 顾青在很大程度上,是很乐意看到它面世, 并让现代人们进一步窥探当时人们智慧结晶的。

张教授这时领了一个人过来。

顾青听到声音, 偏过头去看。在虞朝时, 顾青离开时, 本身的年龄已经有四十九岁了,不过现在他“返老还童”了,也不过二十六岁。就现代人均寿命来看,这样的年纪还处在青年期,在这一群这样的学者,那样的专家中,也是过分的年轻了。

被张教授领来的男人,也很年轻,对顾青来说,也不是个陌生人:

威廉·张。

张教授笑呵呵道:“张先生,这是于凉,在古文字破译上很有造诣。小于啊,这是威廉·张,这次就是他的科考队将这件珍贵的文物,给打捞上来的。”

“我知道你,于先生。”张教授刚说完,威廉·张就盯着还带着礼貌性微笑的顾青道,“你在西方考古界很有几分名气,上次我这边还邀请过你,只是被你拒绝了,没想到咱们能在这里见面。”

威廉·张语气有那么几分生硬,而且后面那两句话,让他说的,也有点刺耳,并不像国人见面时那么圆润。

张教授都不自觉地看了威廉·张一眼,像是评判他这到底是习惯使然,还是因为合作未成的事,带上了不满的火气。

威廉·张对此毫无所觉般,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下,朝着顾青直直地伸出了手,一字一顿道:“威廉·张。很高兴见到你。”

顾青略一颔首,却没有上前和他握手的意愿:“张先生,你好。”

威廉·张嗤了一声,把手收了回去:“于先生确实有恃才傲物的资格。”

顾青淡淡道:“您过奖了。”

威廉·张:“……”

威廉·张也不知道为何,听到那么个“您”,还不由得地僵了下。想想也是,对方即使是用“您”这样的敬称,但威廉·张根本,也不会觉得对方有在尊重他什么,反而更像是在讽刺他。反正,这句话听起来着实刺耳。

张教授见气氛尴尬,就连忙转移了话题。张教授本来是出于好意,介绍他们双方认识,哪想到这两人见面就针尖遇麦芒一样。不对,更多还是威廉·张阴阳怪气的,不过小于也是不屈就,毕竟都是意气正盛的年轻人,谁都不想委曲求全不是。

可惜张教授这份好心,被威廉·张当成了驴肝肺。

威廉·张仍旧冲着顾青道:“我看于先生刚才看这件青铜器那么入神,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吗?”

“你着实高看了我,”顾青疑惑道:“难道是因为我之前拒绝和你合作,让你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这句话前后逻辑也很有问题,正好和威廉·张的逻辑不通顺对上了,显然是在暗示威廉·张逻辑有问题。

威廉·张半抬着眼,盯着顾青咬字过分用力道:“我不是说了吗,于先生在西方考古界很有名气,我可不认为您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所以才有那么一说。”

顾青轻飘飘道:“是吗?”

顾青还挂着礼貌性的微笑:“那让您失望了,我看得那么入神,也没能看出什么门道来。”

顾青说着微笑就下来了,皱着眉头道:“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以免在这儿羞愧致死。”

不等威廉·张什么反应,顾青又转过头对张保华张教授道:“张教授,我们回头再聊。”

张教授脸色不是太好,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那行。”张教授这心中不满,倒也不是冲着顾青去的,任谁都能看出来,是威廉·张有意在鸡蛋里挑骨头。

在场那么多专家,大家都在集思广益呢,要彻底探究出那青铜器的内部构造,还有它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肯定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得要花费难以想象的精力,和时间。也是谁都不敢打包票说,看那么一下,就能看出门道来,所以威廉·张那么说,不是故意地才怪了。

只是碍于威廉·张,他们家虽说是华侨,可也还是记得他们的根。这么多年来,也为国家做出了诸多贡献,张教授和他的父亲也是老相识,所以张教授没有表现出多少不满来,只是态度不像之前那么热情了。

威廉·张:“…………”

威廉·张深吸一口气,极力压住心中的那团躁气。他本来脾气就不太好,但好歹还能忍住,能做出个表面姿态来,但谁知道就看到这个“于凉”,他就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暴脾气,说话也是认不出带刺。

威廉·张想着就又皱起眉来,只是张教授还在旁边,威廉·张想到了什么,顿时揉了揉眉心,缓了口气对张教授道:“张教授,十分抱歉,我有点不舒服,今天就先回去了。”

作为助理的林荣,这次也跟着回了国,只是没跟在威廉·张身边,有在不远处看着,眼下看到这边的情景,就快步走了过来,接着还拿出个药瓶来,给威廉·张吃了两粒,威廉·张的脸色这才好了几分。

张教授见状,情绪也缓和了过来:“那你快好好休息去吧。”

威廉·张点了点头,这才带着林荣走了。

威廉·张坐回车中,面沉如水,眼带阴翳。

林荣战战兢兢地坐在旁边,不敢言语,过了半晌才听自家老板道:“再催一下姓杨的。”

林荣:“是。”

·

顾青从张教授这边出来,就回了自己的工作室。他在国外有一个,回国后也弄了一个。之前丹阳王城复原,就是在这个工作室做的。

这儿还有不少顾青从国外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也有回国后另外制作的。另外,还有许多资料,和存储数据。

眼下顾青将那件青铜器的各项数据,都收录了进来,倒是想像复原丹阳王城那样,重新复制个出来。又这件青铜器并不大,完全可以进行等比例复制。

顺带着,顾青还有回顾了下和威廉·张碰面的过程,将他们家的资料也过了一遍。然后,顾青决定要进一步关注下威廉·张——这人此次回国,目的可并不单纯。

顾青这样多进程作业时,也没忘记破译那一羊皮纸。在这期间,顾青也不是那么惊讶的发现,这一进程和与威廉·张有关的进程有了重合。原来威廉·张此次以送文物为由回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其实是冲着始皇陵来的,而且威廉·张也清楚在丹阳王城附近的始皇陵,其中并没有始皇遗体。

还有威廉·张想集结人手,去探访真正的始皇陵。

威廉·张想集结的人手中,就有“于凉”这个顾问,还有张保华张教授这个地道的考古学家。

对此,顾青只能说他很欢迎啊。

顾青为此还把其他事务,暂时放到了一边,全心全意地破译那份羊皮纸。到底顾青是知道结果,可他不能对黎贺他们说,他是凭空推测的吧,自然是要放开从前的记忆,以一个现代人的身份,根据已有资料,来进行有理有据的推断。

这也怪难为人的。

好在顾青作为顾问,有很高的职业素养,他没用多久,就让在潘家园等着的潘昆仑等人,知道他这边有了关键性进展。两伙人约好了在潘家园见面,顾青到后,也没多寒暄,就将自己破译出来的,洗漱告诉了他们。

也就是始皇陵另在他处,这份羊皮纸可以指引他们去寻真正的始皇陵。

以及羊皮纸还缺一部分,缺的那部分应该是记录了陵中的种种。

顾青陈述完毕后,众人神色各异,最先跳出来的是吕布衣:

“真的假的?我从没听说过始皇在丹阳王城外,弄得是个疑冢啊。要真是这样,也不该一点风声都没有。再说还有记载陵墓中种种的?那这份羊皮纸的记载者,应该是当时给始皇建造陵墓的工匠,或者是风水师。这不可能啊,他们按规矩来说,都是应该被在完工后,就地杀死的,以防泄密的。还有我的老天爷啊,竟然还有人胆敢在始皇的眼皮子底下,玩弄自己的小聪明,那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霍小山瞄了眼顾青,义正言辞道:“始皇又不残暴。”

潘昆仑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吕布衣咂了咂嘴:“这话你和被灭的诸国说去。”

潘昆仑一把拉住了吕布衣:“嘿嘿嘿!品爷,您悠着点!”说着还朝吕布衣挤眉弄眼的。

吕布衣:“??”

黎贺看了一眼潘昆仑,又看了眼霍小山,垂下眼帘道:“若是这羊皮纸上记载的内容为真,那么核心问题有那么几个。是谁记载的?又是如何传到现在的?还有和我们这一行四大门派,又有怎么样的关联?”

其他人一听黎贺那么大喇喇说“四大门派”,都有点汗颜,毕竟他们这儿还有个外行人,于顾问。虽说霍小山、潘昆仑、杨心悦和吕布衣四个人中,也只有吕布衣计较地真心实意一点。

“第一个问题的话,可推测的范围其实很小,而且追究起来意义不大。”顾青却没有大惊小怪,而是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道:“倒是后面的两个问题,其实可以归咎到一处,而我想我还是得请教一下,你们的四大门派是怎么一回事。不,我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可以理解这四大门派是在说什么,我想说得是——”

黎贺接道:“我怎么会认为和我们这一行有关联?”

顾青笑了笑:“没错。”

黎贺略一沉吟道:“这三块羊皮纸,一块是杨心悦的父亲杨麻子所有,他和霍小山的祖父霍老爷子是一个门派的;一块是我们几人,从和我一个门派的前辈们手中得到的,而我们发现时,前辈们已经死了;剩下的那一块,品爷和潘叔都是从他人手中收来的,而他们俩拿到的羊皮纸,几乎一模一样,让人分不出真假。当然了,显然这两块都是假的,不过能将那么一块羊皮纸做假,做得那么到家的,只会是剩下两派中的一派。”

黎贺多少还是给他们盗墓一行打了码,没说这几个门派名,他也不认为顾青会在意。

顾青果然不以为意,他顺着黎贺的话往下道:“那问题又来了,他们为什么不继续保存着这块羊皮纸,反而是将它拿出来,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我不认为这是混淆视听,反而像是——”

“让‘更多人’来一起加入这个‘寻宝游戏’中,”黎贺冷然道,“亦或是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顾青几乎不假思索地往下接:“我想他们该当是发现了什么,这成为了让他们这么做的契机。”

其余四人则:“???”

潘昆仑讪笑两声,道:“你们俩在玩只有你们两个玩的接龙吗?”

吕布衣一拍手:“那岂不是说明这个羊皮纸的真实性是很高的?我不管其他的,我就在意这个。我是说现在咱们不是既有黎爷,又有于顾问吗,到时候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不一定呢。”

顾青睇过去,似笑非笑道:“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们中有间谍呢?”

霍小山立刻道:“我绝对不是!”

潘昆仑一手兜过去,给了他后脑勺一下:“你个二愣子,咱们中间要真有奸细,于顾问和黎爷会一股脑地说穿吗?”他现在称呼顾青已经很顺溜了,没再漏出“大王”“始皇”这样的字组了。

霍小山:“……”

黎贺看着顾青笑道:“气氛已经够悬疑的了,你就没必要再添一把火吧?”

顾青耸耸肩:“我觉得我是在缓和紧张的气氛。”

霍小山闷声闷气道:“我也没觉得于先生是在火上浇油。”

潘昆仑肯定是要站在自家侄子这边的,又撸了下霍小山的头发道:“哈哈,那是有你这倒霉孩子和老叔我在插科打诨。”

黎贺含笑道:“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两位了。”

潘昆仑闻言心道:‘这段数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啊,唉,我可怜的侄子哟。’

一直没说话的杨心悦,这时往前走了半步,也不扭捏,在大家看过来时说:“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爹去世前一直在惦记的,是不是和这个羊皮纸有关的?还有,是不是因为我爹他之前知道了什么?”

黎贺问:“他都是怎么说的?”

杨心悦回想了下,杨麻子生前只是念念不忘着什么,杨心悦这么久以来,就只是想完成她父亲的遗愿。可仔细一想的话,好像是她父亲的遗愿,促使着他们找到了第三块羊皮纸。那是不是说明她父亲生前,就知道羊皮纸代表了什么。

一时间,杨心悦也是百感交集。

吕布衣挥了挥手:“不管怎么样,咱们肯定是要去一探究竟的。究竟是谁在弄鬼,又有没有鬼,到时候不就清楚了。老潘,你怎么想的?”

潘昆仑看向霍小山。

霍小山心想,如果还有其他人想去盗始皇的墓,那他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所以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去。”

潘昆仑抹了下下巴:“那我也去。”

吕布衣看向黎贺。

黎贺道:“我自然是要去的。”

吕布衣又问:“于顾问呢?”

不等顾青说什么,潘昆仑就低下头想叹气了:‘这对人家来说,又叫什么事呢。’

顾青想了想说:“这次我可以去。”

他之前给人家做顾问,都是不“出台”的。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他那么一说,大家也很快就明白过来。

他们一队六个人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

说来也是巧了,在顾青和黎贺他们达成共识的第二天,威廉·张就找上门来,想要“力”邀顾青去一个探险项目。

顾青拒绝了。

威廉·张脸色不怎么好看,“于先生不妨再多考虑考虑。”

他一偏头,身边的保镖就上前送上了他的名片——这次威廉·张出门,可是很有排场的。不仅有助理跟着,还有两个身高体壮的保镖,加上威廉·张还开了很张扬的车,看起来十分有气势,让邀请都带上了威胁的意味。

顾青伸手把名片接过来,“您慢走。”

威廉·张:“哼!”

威廉·张果断上了车。

助理林荣还有点惊讶,因为一般情况下,自家老板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这让林荣不由得多看了眼顾青,结果就被威廉·张喝道:“看什么呢!”

林荣:“……”今天的老板又吃了一吨炸-药呢。

威廉·张其实没死心,不过他等了两天,却收到了“于凉”收拾行李,出了远门的消息。

威廉·张还想再追问,另一边却传来了消息,说是等着威廉·张过去,再有没有了个“于凉”,威廉·张这边也不缺这方面的人才。国外的,国内的都有,而且比“于凉”名气大的也有许多,更别提“于凉”资历尚浅,他开始在业内冒头,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

所以威廉·张也没必要执着于人家,就只是没请到“于凉”,让他感到十分不爽就是了。

·

顾青这次出远门,可以说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他之前不是制作了许多探测用械-具吗,这些械-具也有用过,像之前寻海下船只时。也就是说顾青还真不是单纯的“纸上谈兵”,探测器就是他的眼睛,是他的耳朵,还能是他的身体。

这次要去自己的陵墓中,顾青深知陵墓的危险系数,加上有必要仔细地观摩,所以就先派遣了探测器过去,不过现阶段而言,探测器还只能在外围活动,因为陵墓和丹阳王城一样,都是在打开总枢纽前,它就等同是隐形的。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羊皮纸在手,却还是过其门而不入。

除了探测器外,顾青还是有很多其他“粮草”的,像是干扰波发生器、声呐发射器、呼吸器等,还有比较常规的探测仪器,还有探险用仪器。

和黎贺、霍小山他们这内行比起来,顾青这算是比较科学派的。不像他们,带了诸如工兵铲、金刚伞、旋风铲、墨斗、黑驴蹄子等,还有门派内传下来的各色秘药。像是对付尸毒的,降低心率的……这个的话,顾青这边对应的就是抗生素,还有肾上腺素等。

当然了,黎贺他们还是应用许多现代产品的,像工兵铲就是现代才有的嘛。除它外,还有急救箱也是有的,再来就是防毒面具,潜水设备等。

他们两边的装备结合起来,可以说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而此次出行,统筹是黎贺负责做的。

顾青则一面配合他,一面悄悄地派遣自己的“先锋部队”,也就是不好让他们现在就看到的,像是探测器什么的。

说到底顾青现在还不能表现出他有前世记忆,可在地宫中,他总得在暗中照应他们一队人,所以能够如臂使指的探测器,就是很好的选择。

它们可以是最好的“影卫”。

话又说回来,顾青这次舍得亲身上阵,那还是因为这次是从从前就开始铺垫的大戏,他总不能不在现场。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当时的遗体,还是栩栩如生的。

这是应该的。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隔了那么多年,他前世的肉身还真的是完好如初的。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当时的棺椁所用的木材,是非常难得的,在现代来说已经成为了传说。不仅仅是棺椁在“保鲜”,地宫的设计虽然不能保持完全无垢,可因为封闭性,还有其他设计,会使得最重要的冥殿,会相对干净整洁。

此外,陵墓中还有些像棺椁所用木材一样很罕见,也令人惊奇的事物。

怎么说那都是帝王陵,也是个盛大的舞台。

顾青边这么想着,边露出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来。

※※※※※※※※※※※※※※※※※※※※

·下章坟头蹦迪。

·又又更新晚了,本章送50个小红包,还有谁一次都没有的吗?

·明天见

喜欢魔王级炮灰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魔王级炮灰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魔王级炮灰最新章节 - 魔王级炮灰全文阅读 - 魔王级炮灰txt下载 - 非摩安的全部小说 - 魔王级炮灰 118小说

猜你喜欢: [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重生之叶小七[综]天生女配无限求生[快穿]爱财如命[穿书]黑化圣骑士神奇宝贝之愿望实现者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快穿]拯救男配计划昨夜星辰,难忆昨夜风相信爱情会出席成为山神之后[穿书]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快穿之动画任务快穿之娇妻后娘[穿越]SCI谜案集(第四部)魔王级炮灰主角光环算什么[快穿]寻找男主[综]养猫了解一下听说我是BOSS我在人界开书店最强逆袭大神[快穿]海贼王之暗夜流光龙图案卷集
完本推荐: 恐怖网文全文阅读我有美颜盛世[快穿]全文阅读灭世狂神系统全文阅读妖女[快穿]全文阅读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全文阅读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全文阅读绝色病王诱哑妃全文阅读长嫡全文阅读医武高手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超级电子帝国全文阅读两界搬运工全文阅读锦桐全文阅读魔导学院的问题儿童们全文阅读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全文阅读超级销售员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农门春色全文阅读超级大脑(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艺术家开始无垠九幽天帝系统求卸载:快穿男神有毒抠神医门宗师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万道剑尊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嫡子很毒九天神皇召唤梦魇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前方高能北宋大丈夫百炼飞升录混元修真录[重生]万古大帝前男友都在躺枪[快穿]逍遥侯绝代名师高魔地球万古之王大道朝天机战无限天道图书馆修真聊天群重生似水青春重生无冕之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魔王级炮灰最新章节手机版 - 魔王级炮灰全文阅读手机版 - 魔王级炮灰txt下载手机版 - 非摩安的全部小说 - 魔王级炮灰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