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快穿]小白脸 >> 家传之宝

夏妈妈瞪着他,说:“你可真贪心, 那好, 一千万这总够了吧!我现在给你支票,你立刻从我儿子面前消失。”

叶南亭说:“一千万还是很少啊。您是知道的, 叶家马上要破产了, 我身上的债务是上亿的。您给我一千万,还不够利息呢。如果我和夏准在一起, 夏准肯定不会不管我啊,肯定会想办法把我的负债都还上, 所以……”

“你……”夏妈妈真是被他成功的气到了,说:“你别太贪心,我告诉你,我只给你一千万, 你要与不要都必须离开我儿子!”

叶南亭瞧夏妈妈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心想着这叫什么贪心,我又没真的拿你钱, 我只是给你分析分析这其中的道理而已。

夏妈妈虽然是夏准的亲生母亲, 是夏家的太后娘娘, 但是夏妈妈也没工作,整个夏家就靠着夏准一个人支撑。夏爸爸是设计师, 虽然有才华, 但是也挣不了多少钱。

夏准每个月都会给夏妈妈和夏爸爸不少钱, 作为生活费或者零用钱, 也跟他爸妈说了, 如果要用很多钱,可以直接跟他说。

但是就算如此,夏妈妈一时间也拿不出太多钱来,尤其她不想让夏准知道自己用支票打发叶南亭的事情。

一千万对于夏妈妈来说,根本就是极限了,再多真的拿不出来了。偏偏叶南亭如此贪心,一千万根本入不得他的眼睛。

夏妈妈气得一个劲儿的拍着胸口,看起来一副快要被叶南亭气死的模样。

“要不?”叶南亭想了想,说:“我给您一千万,您就……别掺合我和夏准的事情了。”

“你……”夏妈妈瞪着眼睛,一时间都说不出来了。

夏妈妈倒了两口气儿,说:“一千万?你以为是一千万冥币吗?你给我拿出来看看啊,你叶家都要破产了,要是有一千万,你还会缠着我儿子不放吗?”

叶南亭倒是诚实,说:“我现在手头上的确没有。”

说好的穿成了富二代,结果是个破产的富二代,叶南亭也很绝望,本来打算包养夏准走上人生巅峰,现在却只能坐在这里处理婆媳问题……

“好啊,你敢骗我!”夏妈妈气愤的直拍桌子。

叶南亭说:“我没有骗你啊,如果给你一千万,你就不跟我和夏准这里掺合了,那我现在就去找夏准借一千万,马上给你。”

“什么?”夏妈妈傻了,找自己儿子借一千万,然后给儿子他妈?

夏妈妈气得浑身直抖,说:“好啊好啊,你这个人真是不要脸,人渣!我儿子怎么会喜欢上你啊!”

“这怎么叫不要脸呢?”叶南亭不怎么在意的说:“您要好好想想,您要给我的一千万,说到底也是夏准的钱啊。我要拿夏准的钱给您,我就是不要脸。您要拿夏准的钱来叫我们分手,就挺合理的吗?”

夏妈妈愣了一下,赶忙说:“废话,你怎么能和我相比?我是夏准的妈妈!我和夏准关系匪浅!”

叶南亭笑了一声,说:“我也是夏准两个儿子的爸啊,同样关系匪浅。”

夏妈妈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没一开口,叶南亭准能把她给说懵了,害的夏妈妈感觉自己都不占理,像是来无理取闹的泼妇一样。

“砰砰砰!”

夏妈妈使劲儿的拍了几下桌子,说:“你别跟我强词夺理,反正我是不允许你这个人渣和我儿子复合的,而且我要把两个孩子带走,你这种人渣怎么养孩子?养出来的孩子都会给教坏!”

叶南亭一瞧,看来自己和夏妈妈是说不通了,想要好好的化解一下婆媳问题,估摸着很难,还是走一下最为方便简单的捷径比较好。

这个捷径自然就是瞳术了。

想当初,叶南亭在古代,遇到了当王上的夏准,那时候夏准的母后也很难缠啊,不过在瞳术的作用下,真是分分钟就臣服了,怎么看怎么觉得叶南亭优秀,简直把叶南亭当亲儿子看待。

“您先别着急,我……”

叶南亭话都没说完,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是夏准走了进来。

夏妈妈一瞧夏准进来了,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儿子你怎么进来了,妈妈还没和叶南亭谈完呢。”

叶南亭也看了一眼夏准,用眼神询问他,怎么这时候进来,时间太不巧了好吗?自己差点就用了瞳术啊,你出来捣什么乱。

夏准没看懂叶南亭如此复杂的眼神,还以为叶南亭这是在向自己求救。

夏准是听到自己妈在里面拍桌子大喊的声音,这才忍不住进来的。他就知道母亲对叶南亭的印象不好,不会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肯定会刁难叶南亭。听到这么大的动静,夏准真怕两个人关系恶化,所有实在是坐不住了,让两个小包子在客厅玩,然后自己就进来了。

夏准走到夏妈妈身边,说:“妈,您先别生气,要不然我们先回去谈一谈,好吗?”

“谈什么?”夏妈妈说:“你已经被这个狐狸精迷昏了头了!你现在心里想的都是他,哪里会听我这个妈妈的话!我说的是不是!你觉得他做的什么都是对的,倒是你妈妈我成了蛮不讲理的老巫婆!”

夏妈妈说的气愤,叶南亭倒是挑了挑眉,心想着夏妈妈这是在帮夏准对自己告白吗?

夏准焦头烂额的,叶南亭还对他眨了眨眼睛,狡黠的一笑。

夏准更是焦头烂额,心想着这都什么时候了,叶南亭还这么高兴。不过还真别说,叶南亭对他“一抛媚眼”,夏准顿时感觉心脏被重击了一下。

夏准这时候可没时间和叶南亭眉目传情了,赶紧说:“妈,您先冷静一下。”

“我冷静不下来!”夏妈妈听到夏准劝导她,反而更是冷静不下来,这就好像是小孩子在哭一样,听到大人一哄,反而哭得更凶。

夏妈妈撇开夏准的手,说:“儿子你好好想想吧,你要是执意和叶南亭这个人渣在一起,那你就永远也不要回家了,你就不是我儿子!我们断绝母子关系。”

夏妈妈越说越激动,说完了干脆就走了,“嘭”的一声摔上门,扬长而去。

外面坐在客厅里的两个小包子被吓了一跳,睁着大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那摔门的声音特别的响亮,震耳欲聋。

弟弟伸手去捂自己的耳朵,不过手有点短,差点就要够不到耳朵了。弟弟捂着耳朵说:“锅锅,放炮了!”

叶南亭差点被小包子们笑死,明明只是摔门的声音而已,小包子们还以为是在放炮呢。

哥哥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还伸手帮弟弟捂住了耳朵,说:“放炮,好吵。”

夏准眼看着夏妈妈离开了,他想去追不过想想又算了,夏妈妈在气头上,估摸着自己说什么,她都是听不下去的,现在去追并不明智。

叶南亭抱臂站在夏准身边,说:“都是因为你,现在才弄成这样的。”

叶南亭的意思其实是想说,自己刚才明明都要用瞳术了,马上就要世界和平,什么矛盾都没了,都是夏准这么会挑时间,突然这个时候进来,叶南亭的瞳术没用成,夏妈妈还像是炮仗一样,被夏准一激给点燃了。

夏准可不知道叶南亭在说的什么,只是点点头,说:“的确是因为我,我如果昨天没有留宿在这里,估计我妈今天也不会来大闹了。”

两个人鸡同鸭讲,不过叶南亭也没有解释,解释了夏准现在也是不懂的。

夏准叹了口气,忽然抬手抓住叶南亭的手腕,说:“叶南亭,你……你要不要和我重新在一起?”

夏准突然如此的严肃,叶南亭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事情。

叶南亭挑了挑眉,伸手一勾夏准的下巴,凑近了他说:“怎么,亲都亲过好多次了,原来你是准备玩一玩的吗?”

“我当然没有。”夏准一时口快,立刻辩解出来,说完了才觉得尴尬,不过话都说出来了,他赶忙又说:“我……我不想让你再走了,不管怎么样,留在我身边吧。”

叶南亭笑了,说:“那你也知道吧,我家里要破产了,身上可是负债的。”

“我当然知道,没关系。”夏准说。

叶南亭又说:“那万一,我只是因为负债没办法偿还,所以才故意来勾引你的怎么办?你可就上当了。”

夏准听到这话,忍不住伸手一把就将叶南亭搂在了怀里,低声道:“上当了也没关系,我会把你永远捆在我身边,这样我也不会亏本。”

叶南亭不过逗一逗他而已,自己才不会因为钱的问题才去勾引夏准。

叶南亭说:“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啊,唔——”

叶南亭话都没说完,夏准突然吻了下来。夏准倒是学习能力非常的强,之前明明像个青瓜蛋子,结果现在倒像是个中高手了,吻得叶南亭都有些站不住了。

夏准吻完了他,似乎不舍得松手,仍然紧紧抱着叶南亭,在他耳边叹息了一声。

叶南亭说:“怎么了?还在担心你妈的事情啊?”

夏准的确是在担心这件事情。

叶南亭说:“你别担心,你妈说跟你断绝母子关系,肯定是吓唬你的,你放心好了。”

夏家的经济来源全都是靠夏准,如果真的断绝了母子关系,岂不是什么钱都没了,别说一千万了,连一万都是问题。

再说了,夏妈妈可还有个小儿子夏权呢,夏权的双腿残疾,根本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而且据说要经常去医院治疗,不只是治疗腿,还要治疗心理和精神上的问题。

去医院可是最费钱的,夏权的情况,如果没了夏准,光靠夏爸爸那点设计师的费用,肯定就是杯水车薪。

夏准听叶南亭安慰自己,先是松了口气。结果转眼就听叶南亭又开口了,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

叶南亭说:“你放心吧,你妈就算不为了你,为了你弟弟,也不会跟你断绝关系的,你说是不是?”

这个道理夏准怎么能不懂呢?夏准当然明白。

自从绑架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夏权在家里是就占据了最高的地位,夏准和夏妈妈都觉得亏欠了夏权,当然都要多多照顾夏权才行。

虽然那件事情,夏准被绑架了,他也是受害者,但是夏准好端端的回来了,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夏准这个受害者的位置根本坐不稳,反而倒像是成了伤害弟弟的刽子手。

夏准之前无意间听到爸妈的谈话,夏妈妈感叹说,如果当初夏准能多听听他们全,能别把生意做这么大,别结交那么多仇家,能多注意点安全,夏权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夏妈妈可能是无意的,但是她心里的确责怪夏准,对他也是有些埋怨的。

夏准说:“小叶,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当然是了。”叶南亭笑着说:“别担心,还有我在呢。”

叶南亭拍着他的背,安慰说:“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让你妈妈喜欢我的。”

夏准被逗笑了,说:“真的?”

叶南亭心说,这还不简单,只需要找个时间去见夏妈妈,然后一用瞳术,万事大吉。

夏准说:“我爸妈可能对你的偏见比较……深,所以……”并不是那么好改变夏妈妈和夏爸爸想法的。

叶南亭一想也是,说:“唉,这个问题,其实也不赖你爸妈。毕竟之前的我,比较……渣……”

之前的叶南亭的确是比较渣,开玩笑也开的过头了,分明就是在耍人,假装喜欢夏准,其实不过是耍着夏准玩,因为一个赌注就去追求夏准。

如果这个人不是叶南亭自己,叶南亭也会非常生气,撸胳膊挽袖子的就扒了那个人的皮。

有人这么对自己的儿子,叫儿子出丑,叫儿子一片真心付之东流,还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多少年都忘不掉,作为父母的,不喜欢这个人是应该的。

叶南亭说:“我在你爸妈那里的第一印象这么渣这么坏,不好在他们心中洗白,这是正常的,你也不用太着急,反正交给我,我真的有办法。”

“真的?”夏准有些怀疑,倒不是怀疑叶南亭是不是在骗自己,而是他太清楚自己妈妈的个性了,只要是她认定的,就算是错误的看法,也无法再想改变。

叶南亭说:“所以,今天你是不是不能陪着儿子们去游乐园了?还是快回家去哄一哄你爸妈吧。”

“可是……”夏准好不容易推掉这么多事情,计划好的一天就这么泡汤了。

两个小包子倒是乖巧,并没有因为夏准不能陪他们就哭闹,只是依依不舍的挥着小手跟夏准再见。

夏准先行离开,坐在车上的时候,还是不放心的给叶南亭发短信,告诉他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发信息。

叶南亭瞧着手机,忍不住笑了。

“对了。”叶南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然后用手机拍照,将照片发送给夏准。

叶南亭可没忘了,自己来这个世界的目的,是来找药材的。如今找到了一块琥珀,还有不少药材没着落呢,也不知道剩下的这些,这个世界有没有。

谭孟虽然帮叶南亭打听了这些药材,但是除了琥珀一时也没着落,叶南亭干脆让夏准一起帮忙,说不定会更快一些。

夏准奇怪的看了看那张照片,打电话给叶南亭。

叶南亭很快接了起来,夏准就说:“这是什么奇怪的药方,难道不会吃死吗?这些偏方你可别乱吃。”

叶南亭说:“我不吃我不吃,你帮我找就行了。”

“你不吃找它做什么?”夏准更是奇怪了。

“咳咳,”叶南亭咳嗽了一声,现在不太好告诉夏准,这些都是叫他吃的。若是跟夏准说了,夏准可能就不会帮忙找药材了。

叶南亭说:“你帮我找就行了,找到了再告诉你。”

夏准一笑,低声说:“找到的话,你给我什么奖励?”

叶南亭挑眉,心想着好嘛,自己给自己找药材,还好意思管我要奖励呢!

叶南亭很没诚意的敷衍说:“你要什么奖励啊?”

“咳——”夏准轻咳了一声,嗓音压的更加低沉沙哑了,说:“我想要小叶再给我生一个女儿,怎么样?”

怎么样?!

叶南亭差点炸毛了,儿子都两个了,现在还贪得无厌的想要再弄一个闺女!

叶南亭拿着手机阴测测的说:“女儿啊,那很好啊,我也喜欢闺女。”

就不知道这闺女是谁生的了!

叶南亭咬牙切齿,夏准可看不到他现在狰狞的模样。叶南亭暗自下定决心,趁着这个世界可以男男生子,自己一定要让夏准给自己生个闺女不成!

叶南亭笑着说:“那你可要快点找,我都等不及咱们多个女儿了。”

夏准总觉得叶南亭的笑声很怪,不过夏准听叶南亭如此说,满心都是欢喜,哪知道叶南亭在算计他,答应了之后就挂了电话,然后准备叫小助理加班加点的去找这些药材。

两个小包子坐在旁边,看着爸爸一脸狰狞的打电话,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南亭挂了电话,这才微笑起来,左拥右抱的搂住了两个小包子,说:“小米小粒啊,你们马上就要有妹妹了,开心吗?”

“妹妹?”

两个小包子一脸迷茫,似乎还不太能理解什么是妹妹。

小助理还以为自己会放假很长时间,毕竟老板都坠入爱河了,爱情果然能让人幸福,连自己这样的路人甲都幸福了!

结果……

还没过半天,小助理就被急匆匆的叫回来上班了!

而那边叶南亭也没好到哪里去,谭孟急匆匆的给他打电话,看来是剧组有什么突发情况。

谭孟打来电话,小心的问:“那个小叶啊,你起床了吧?”

叶南亭看了看墙上的时钟,都过了中午了,这个时候为什么没起床?

谭孟生怕打搅了叶南亭和夏准的好事儿。昨天晚上夏准送叶南亭回家,送回家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这都登堂入室了怎么能不做点什么呢?

谭孟还以为今天他们要睡到下午才起床,本来打算不做炮灰,不去打搅他们的,但是事发突然,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

叶南亭说:“你这么着急打电话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谭孟立刻说:“是啊,剧组出事儿了!剧组有几个演员被人打了!”

“什么?”叶南亭吃惊的说。

谭孟说这事情比较复杂,一言两语说不清楚,让叶南亭最好到剧组来亲眼看一看再说。

叶南亭赶忙抱上两个小包子,然后出了门,打车就去了剧组在郊区的基地。

谭孟早就在基地等着他了,见叶南亭来了,赶紧迎上去,拉着叶南亭一路快走,说:“你看看吧,情况糟糕透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就昨天晚上,剧组要取夜景,所以收工比较晚。在他们收工的时候,突然就遇到了一伙人。

这里是基地,基地门口管理的还是挺严格的,什么狗仔游客粉丝都是不允许进来的,也不知道这伙人是怎么进来的。

这伙人手里拿着棍子和刀子,一个个长得特别高壮,一看就像是地痞流氓的样子。

大家都很纳闷,还想着这些人难道是群演,其他剧组请来拍戏的?

只是那些人真的是地痞流氓,直接就围了过来,将他们堵在了没人的地方。

基地夜深人静,虽然有保安巡逻,但是基地太大了,那会儿根本没人发现。

那些地痞流氓也不言语,将他们围住了,然后提起棍子就打人,拍摄用的设备也不放过,将那些道具和摄影机砸了个稀巴烂。

谭孟拉着叶南亭到出事地点去看,那边已经被黄线给围起来了,显然不想让人过去,但是叶南亭一眼就能看到,地上有血迹,还有很多玻璃碎渣和其他东西,连鞋子都有,看来当时情况的确很混乱。

毕竟只是取夜景,当时参加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并不多,大家还说结束了一起去吃个夜宵,然后再回酒店睡觉,没成想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演员中有两个女孩子,二十来岁纤纤弱弱的,根本不会打架,吓得惊慌失措,抱着头想要打电话报警求助,结果被那些地痞流氓发现了,手机全都被敲碎,根本来不及报警。

虽然剧组的人都极力反抗了,但是他们没有武器,而且人数太少,那些地痞流氓不只是有棍子,还有带血槽的刀子,他们完全打不过。

当时就有一个工作人员被一棍子打中了头,直接晕了过去。一个摄影师是中了刀,流了好多的血,好在现在被送进医院,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那两个女演员……”谭孟说:“情况好像不太好。”

叶南亭皱了皱眉,说:“怎么回事?”

谭孟皱眉说:“据说好像是被拖走……施暴了。”

谭孟说的很隐晦,不过叶南亭还是听懂了,脸色刷的一下就难看了下来。

叶南亭说:“那报警了吗?警察来过了吗?”

谭孟摇头。

叶南亭惊讶的说:“为什么不报警?”

这件事情说来复杂,毕竟艺人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名声了,尤其是女演员,那两个女演员刚刚二十岁,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被打了,还被拖走施暴,若是被传出去,恐怕就没办法在圈子里混下去了,以后的前途就算是断送了,怎么可能肯报警呢?这一报警,肯定全世界都知道她们的境况了,网上一定风风火火,虽然可能会有不少人同情他们,但是这个世界真的不缺落井下石的人,而且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人还是绝大多数。

而基地也不想要报警,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基地根本查不出来,这些地痞流氓是怎么进来的,这肯定算是基地的安保失责。如果事情传出去,恐怕就没有剧组会来这个基地拍戏了,基地肯定会赔本的。

叶南亭听得脸都青了,说:“所以现在受害者和基地方面,都不愿意报警?那要怎么办?”

谭孟一脸为难的说:“他们让咱们给一个说法。”

“我们?”叶南亭皱眉。

叶南亭虽然是剧组的投资之一,但是遇到这种事情,明显最应该找基地给个说法。可现在情况本末倒置,基地和受害者都来找叶南亭,要求他给个说法。

叶南亭就奇怪了,说:“为什么来找我?”

谭孟犹豫了一下,说:“那些地痞流氓打人的时候,好像说是你得罪了人,所以才……”

叶南亭更是惊讶了,说:“冲着我来的?”

那些地痞流氓打了人,然后告诉受害者们,说是他们挨打全都是因为叶南亭,叶南亭是他们的投资,他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所以连累了他们。

受害者们一听,自然对叶南亭非常怨恨,全都是因为叶南亭,他们才会变得如此惨。

谭孟也是快中午了才得到的消息,他今天上午是没有拍摄任务的,所以就在酒店的房间里呆着,研究一下下午要拍摄的剧本。

中午有急匆匆的来拍谭孟的房间门,问他叶南亭去哪里了,是不是跑路了。

谭孟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先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就联系了叶南亭。

谭孟说:“是你的仇家吗?”

“不知道。”叶南亭也是才到这个世界不久,怎么会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有什么仇家呢。

谭孟说:“那这可怎么办?现在情况太可怕了,那些人不敢报警,找不到主谋,就全都来找你兴师问罪了,说让你必须给个交代,否则……”

这么大的锅,突然就甩在了叶南亭的头上,谭孟真是焦头烂额,感觉都要疯了,一点头绪也没有。

叶南亭倒是淡定,并未见慌乱的模样,只是刚开始有些个惊讶而已。

谭孟说:“你怎么能这么淡定!”

叶南亭说:“我都习惯了。”

想当年,叶南亭叛出师门,成为了众人口中的大魔头,从此之后但凡发生了点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些人绝对甩锅给叶南亭,全都说是叶南亭这个大魔头干的,叶南亭自然早就习惯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谭孟说。

叶南亭说:“着急也没用,只要把事情搞清楚了,找到幕后主使不就行了吗?我打算先去见一见那些受害者们,现在都在医院里吗?”

“对,”谭孟点头,说:“都送到医院去了,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伤,现在还全都在医院里,没有出院呢。”

“那我先去医院一趟好了。”叶南亭说。

谭孟说:“那我跟着你一起去。”

叶南亭还带着两个小包子,虽然一同带到医院去有点不方便,不过不把儿子们带在身边,叶南亭实在是不能放心,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在针对自己,还是亲自看着儿子们比较好。

叶南亭抱着两个孩子,谭孟带着他去了停车场,准备开谭孟的车去医院。

“小叶!”

他们才到停车场,就瞧见从车上走下来的夏准。

叶南亭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夏准,惊讶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夏准都没有带司机来,自己开的车,看起来是急匆匆赶来的,穿着一身特别骚包的正装。

他本来下午决定还是去工作,要参加一个剪彩活动,谁想到临时听说叶南亭出事了,赶紧就放下手头的工作,赶紧就跑过来了。

夏准连衣服都没换,说:“我来找你,我听说好像出事了。”

“你也听说了?”叶南亭说。

夏准点点头,说:“好歹我也是剧组的投资之一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没听说。你现在是要去医院了解情况吗?走,我跟你去。”

他说着还看了一眼叶南亭旁边的谭孟。

这么严肃的时候,谭孟还是有一种,自己突然做了炮灰的感觉。

叶南亭说:“你跟我一起去,万一你妈听说了,岂不是……”

“走吧,”夏准走过来,将两个孩子抱过来,说:“来,爸爸抱你们上车。”

小包子们特别喜欢夏准,立刻就被夏准给抱走了,叶南亭也只好跟着上车。

谭孟犹豫了一下,说:“要不小叶,我就不跟着去了,我留在基地里,再打听打听情况。”

其实谭孟已经打听过消息了,但是基地一问三不知,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进来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连个监控都拿不出来,说是监控正巧坏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好。”叶南亭点头。

夏准很快的发动了车子,急匆匆的开走了。

夏准和叶南亭很快就到了医院,不过因为那些绑匪说了,他们是因为叶南亭才打人找茬的,所以住在医院里,受伤的那些个人,对叶南亭都很抵触,听说叶南亭来看他们了,都是气不打一处来,根本不愿意见他们。

叶南亭皱了皱眉,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还真是别人说什么信什么。”

夏准说:“没关系别担心,我有办法。”

夏准和叶南亭被拦在病房外面,不过夏准说他有办法,叶南亭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但是很快的,就有人从病房里走出来。

那个人上下打量了几眼叶南亭,脸色不太好,但是说:“进去吧。”

叶南亭挑了挑眉。

夏准对他微微一笑,说:“走,进去。”

叶南亭问:“你做了什么?”

夏准说:“能做什么,就是跟他们说,我们是来付医药费的。”

叶南亭眼皮一跳,原来如此。

那些人听说夏准是来送钱的,这才让他们进病房来。

这间病房是两个男艺人住的,是同一个影视公司旗下的艺人。也算是这次事故里面受伤最轻的两个人了,一个脸破了些皮,另外一个腿磕伤了。

虽然看起来都不是住院的伤势,但是这两个人还是住进了医院,而且要求先住一个月。

这么做意图就很明显了,是想要讹诈叶南亭的钱,是想要叶南亭给他们赔偿费,他们才肯离开医院。

如今叶南亭和夏准来了,而且很上道的说要给钱,他们当然没有理由拒绝,就让他们进来了。

那两个男艺人坐在床上,旁边都挂着好几瓶的点滴瓶子,还有各种重症监控仪器摆在旁边,看起来像模像样的。

如果不是叶南亭了解了情况才来的,一进来还真以为他们马上要挂掉了呢。

一个男艺人显然沉不住气,他们一进来就说:“你们打算给多少钱作为赔偿费?”

叶南亭说:“我们要先了解昨天晚上发生的情况。”

那两个艺人一听就不乐意了,说:“我们被打的这么惨,都是因为你,你不去找你的仇家解决问题,跟我们了解什么啊?如果你们今天不给赔偿费,我们肯定会把事情闹大的。”

夏准这个时候就开口了,说:“赔偿费而已,你们想要多少?”

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支票来,用钢笔在上面快速的一划,说:“一个人一千万,够不够?”

叶南亭惊讶的侧头看他,说:“一个人一千万,你疯了?有钱没地方花了吗?”

叶南亭心想,你妈打发我离开,给的分手费才最多一千万呢!夏准这一开口就一人给一千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两个艺人并不怎么出名,也不是剧组的主演,听说一下子能得一千万,都兴奋的睁大了眼睛,说:“还……还差不多吧,给我们吧。”

“嘶——”

叶南亭动作快的很,还没怎么着,先把夏准的支票抢过来,就给撕了。

夏准一愣,说:“小叶,你怎么……”

叶南亭不爽的说:“事情还没查清楚,为什么给他们钱?”

夏准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侧头低声跟他说:“别着急,支票上没盖章,拿走了也取不了钱。”

叶南亭:“……”

叶南亭傻眼了,原来夏准是在玩阴的,还以为夏准真是个冤大头呢。

夏准说:“先唬一唬他们,让他们把昨天的事情说出来,我这是在帮你。”

“咳……”叶南亭摆摆手,说:“不用你添乱,你先出去,我自然会叫他们什么都说出来。”

夏准很不放心,叶南亭就把两个儿子塞在他怀里,说:“你只管把儿子们抱好了就行,其他不用管。”

夏准没办法,只好先抱着两个小包子出去等了。

夏准一出去,叶南亭也不废话,立刻就用了瞳术,那两个难缠的艺人分分钟就不闹腾了,也不说要钱了,眼神直勾勾的,叶南亭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

昨天晚上的事情和谭孟打听来的差不多,这两个男艺人受伤轻,因为他们先跑掉了,躲在远处,身上的伤根本就是自己跌倒弄出来的,都不是那些个人打的。

他们跑的远,所以也不知道那些地痞流氓说了什么,只是听一起出事的人说,全都是因为叶南亭,他们才被连累的,所以就想要讹诈叶南亭一笔。

叶南亭问了半天,他们虽然从实招来,不过根本没什么帮助,看来必须要找其他人问才行。

夏准抱着两个小包子,在门外面转磨,一圈一圈的转来转去,他就怕叶南亭吃亏,几次都想要进去,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夏准中途手机还响了,是小助理打来的。夏准只好将小包子们都放下,领着他们的手,这样才能接电话。

这通电话倒是好事情,让夏准有些个高兴,并非什么糟心事儿。

叶南亭从屋里推开门走出来,就瞧夏准脸上带着微笑。

叶南亭奇怪的说:“你笑什么呢?”

夏准说:“告诉你点好事,你之前让我找的那些药材,我倒是找到其中一个。”

“是什么?”叶南亭说:“在哪里可以找到?”

夏准笑着说:“你不是要找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红钻石吗?”

金刚石这种东西,在不少古典医术之中都有记载,据说可以辟邪恶毒气,而且能治疗很多病症。至于为什么要红色的金刚石,叶南亭就不太明白了,他只知道红色主心,而且红色的金刚石非常稀有。

据说世界上最大的红钻石才5克拉多一些,哪里有鸽子蛋那么大!若说鸽子蛋大小,恐怕怎么也要有10克拉了。

倒是传说中的确有一颗13克拉大的红钻石,但是谁也不曾见过,早就成了个故事。

红钻石一向是有钱也买不到,更别说要这么大的了。

夏准说:“还真有一枚鸽子蛋那么大的红钻石,是一条项链。”

“在哪里在哪里?”叶南亭赶忙问,心想着不论在哪里,也必须弄到手!

夏准说:“就在……我母亲那里。”

“啊?!”叶南亭突然目瞪口呆,有点发懵,说:“在你妈手里?”

“是啊。”夏准说:“你别不信。我爸爸以前是个设计师,向我妈求婚的时候亲手设计的,不过我爸当时还以为红钻石是一枚红宝石。”

“竟然在你妈手里啊……”叶南亭露出为难的表情。

夏准说:“我妈说,这是以后要传给儿媳妇的家传之宝。”

叶南亭听得眼皮一跳,给儿媳妇……

夏准低声说:“小叶,你想不想要?”

叶南亭:“……”突然就不想了!

※※※※※※※※※※※※※※※※※※※※

大魔头表示,给儿媳妇的不要,给儿婿的才要!

PS:周六啦,今天仍然掉落500点的小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

谢谢江菡、溯墨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快穿]小白脸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快穿]小白脸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

猜你喜欢: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无限建城[穿书]黑化圣骑士韩娱之新的人生心有猛虎嗅蔷薇[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相信爱情会出席我其实是一个大佬成为山神之后[穿书][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在人界开书店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小白脸魔王级炮灰听说我是BOSS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异界领主生活[快穿]爱财如命炮灰逆袭系统[快穿]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海贼王之暗夜流光[综]养猫了解一下重生之叶小七最强逆袭大神[快穿]主角光环算什么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完本推荐: 锦衣风流全文阅读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全文阅读超级军工霸主全文阅读雄霸天下全文阅读[综]养猫了解一下全文阅读魔导学院的问题儿童们全文阅读重生之温婉全文阅读名门闺战全文阅读超级指环王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锦绣农女田园香全文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阅读穿越八十年代逆袭全文阅读地狱电影院全文阅读穿越时空之抗日猎人全文阅读重生乱世有空间全文阅读天域神座全文阅读得罪主神之后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能抽取无穷标签来自未来的神探神级农场北斗诸天最强女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超神机械师麻衣神算子三国之龙图天下穹顶之上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星际之有容则霸天命武君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绝品神医神魔之玥上为尊异世界落魄勇者与兽耳少女影视世界当神探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鲛人泪之画地为牢极品飞仙凌天战尊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觅仙道一剑倾国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冰与火之魔山我的超级庄园我和二哈共系统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