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快穿]小白脸 >> 咬我啊

叶南亭这话一出口,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时间鸦雀无声……

国王陛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准和叶南亭两个人,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夏准可不知道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他的记忆断片了, 听到叶南亭的话,脸上有些懊悔和尴尬的神色。

夏准这幅表情,简直坐实了自己和叶南亭的关系, 叶南亭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感觉夏准还挺配合自己的。

国王陛下不敢置信的说:“南亭,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叶南亭根本不想解释,推着夏准就走, 说:“字面意思。”

夏小灵也是咬牙切齿的, 心里万分的不甘心。明明昨天结婚的时候,夏准和叶南亭谁也不乐意,可是只过了一个晚上, 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夏小灵以为, 就算是夏准和叶南亭结婚了,那也没什么,很快就能离婚的, 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但是现在看来……

叶南亭快速的就把夏准给推走了,不过不是上楼回房间, 而是下楼准备带着夏准溜出去。

夏准反应过来, 说:“你要去哪里?不是说身体累回房间吗?”

叶南亭说:“回房间也不能休息啊, 说不定那个国王很快会找过来。所以我们干脆出去, 这样世界就清净了。”

“可是……”夏准完全不想和叶南亭一起出去。

夏准以前是赫赫有名的将军,而现在双腿残疾了,连出征都做不到,变成了一个空有虚名的将军。自从夏准双腿不能站起来之后,他几乎没出过门,每天都是在家里度过的。

夏准不喜欢别人指指点点的目光,嘲笑、同情、好奇,这些目光他都不喜欢,根本不想瞧见。

叶南亭逃命一样的就带着他跑了,一口气跑到了外面,这才想起来问:“对了,你们这里的交通工具,长什么样子?”

夏准回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不远处,看起来像个停车场,不过空场上停的都是飞船,全都飘在半空中。

那边国王陛下还想要去追叶南亭问个清楚,但是一转头,就已经不见了叶南亭的人影。

国王陛下急匆匆的找了个遍,佣人说人鱼王子殿下并没有回屋休息,带着将军出门去了,应该是要到处游览一番。

国王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差点把走廊的工艺品摆件给砸了。

一个护卫连忙冲上去,阻拦国王的举动,说:“陛下,这可是将军的家,千万不能乱来啊。”

国王更加不悦,呵斥说:“我砸一样东西,就是乱来吗?这个国家,这个星球都是我的!”

“是!”那护卫说:“这里的一切当然都是国王陛下的,但是……但是您也知道,夏将军和老将军,都是给帝国征战无数次的功臣了,王国陛下还是需要忍让的。”

“忍让!”国王陛下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说:“夏准这个残废!让我怎么忍让他!他竟然……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对我的人动手!”

“嘘——”护卫说:“陛下,小心有人听到您这样说夏将军。”

“我就是要说!”国王陛下说:“夏准这个死残废!我看他就是装的双腿有病,故意假装的!我让他去打仗,他就一夜之间站不起来了,根本一点先兆也没有!医生们都没检查出他的腿哪里有问题,你说他是不是装的?我看他就是不想去打仗,所以才会这样敷衍的。”

国王越说越气,又恶狠狠的说:“这个残废,竟然敢碰我的人!你当时怎么说的,不是说将叶南亭嫁给夏准,肯定没有问题吗?到时候我想要见到叶南亭就能见到,也不会因为娶一个不孕不育的人鱼,而被大臣非议!现在好了,叶南亭被夏准那个残废霸占了!我都还没有碰到叶南亭的一根手指,他竟然就占了先机。”

护卫被责问了,眼珠子狂转,赶忙说:“陛下,人鱼都是摇摆不定水性杨花的,移情别恋那是很普通的事情。陛下就不要为一个人鱼生如此大的气了,反正也是个不能生孩子的人鱼而已,没什么大用处。”

“你懂什么?”国王陛下不甘心的说:“叶南亭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鱼,谁还能比的上他万分之一漂亮?我一定要得到他!一定!你必须给我想个好计策,把夏准给处理掉。”

“是陛下。”护卫说。

那边叶南亭已经带着夏准上了一架飞行器,准备出发了。

夏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忍不住侧头瞧他,说:“你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飞行器?”

叶南亭点头。

夏准说:“人鱼国度没有这样的飞行器?”

“算是吧。”叶南亭说。虽然他不太知道人鱼国度什么样子,不过他以前穿越过的地方,都没有这样能飞的交通工具,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比御剑而行要舒服的多,躺着飞也是没有问题的。

夏准迟疑了一下,说:“你没有见过这种飞行器,那你会开这种飞行器?”

叶南亭摇头,说:“不会开。你们这里的工具,也要行驶证的吗?”

“行驶证?”夏准似乎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摇头说:“那是什么?”

“不需要那就好。”叶南亭琢磨了半天,找到了启动按钮,说:“可以出发了。”

夏准总觉得特别危险,赶紧说:“等等!还是我来开吧。”

叶南亭对他露出一个不吝啬的笑容,说:“好啊,我以为你不想出去呢,没想到这么积极。”

夏准:“……”

夏准只是不想一出门就坠毁,到时候恐怕就要上帝国新闻快讯了,那可就太丢人了。

叶南亭从驾驶位让开,很热情的说:“你等等,我过去抱你。”

“抱……”

夏准立刻说:“别过来,我自己可以。”

夏准实在是不能忍受,自己被一个柔弱人鱼抱来抱去的场面,那样将军的最后一点颜面也都没了。

夏准伸手一撑,虽然他腿不能动,但是双手的力量还是不错的,很轻松的就从副驾驶翻到了驾驶位去,然后系好安全带。

叶南亭说:“行了,那我们走吧,去有意思的地方。”

夏准虽然不想出门,不过叶南亭说的对,如果现在待在家里,恐怕国王陛下也是不会走的,所以出去避一避也是不错的选择。

夏准干脆启动了飞行器,带着叶南亭就离开了家。

这个时代看起来的确很高科技,一出了门,就能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飞行器在空中漂浮着。而且像现代的汽车一样,天上的飞行器太多了,也是偶尔会堵车的。

叶南亭坐在副驾驶,一直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瞧什么都觉得挺有意思。

夏准忍不住皱了皱眉,总觉得叶南亭十分怪异,仿佛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最多四五岁不能再多了。毕竟叶南亭觉得好奇的东西,连四五岁的小孩子都已经司空见惯了,根本不觉得有意思。

“你看那边,”叶南亭抬手指着对面停靠着的飞行器,说:“烤鱿鱼在天上飞。”

“烤鱿鱼?”夏准一时根本听不懂叶南亭在说什么,说:“你在说深海鱿鱼族的人吗?”

叶南亭觉得这个世界也太有意思了,不只是有人鱼种族,连鱿鱼也像人一样活动着。对面那飞行器里的鱿鱼人,实在是长得很怪异,在叶南亭眼里就像个烤鱿鱼一样,还是焦黑色的。

叶南亭摸了摸自己的胃,说:“看的竟然有点饿。”

夏准真的完全跟不上叶南亭的脑回路,根本不能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一路上,叶南亭又看到了四只眼睛的什么什么种族,夏准给他科普了一下,但是叶南亭没记住名字,有点绕。虽然好歹叶南亭也是穿越过现代的人了,不过说实在的,叶南亭不太喜欢英语,还是听不大懂的。

见识了四只眼睛的种族,然后叶南亭又看到了十八只腿儿的外星人,真是比蜘蛛精的腿还多了好多。

叶南亭忽然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国王是顶级的美男子了。”

“什么?”夏准仍然没有跟上叶南亭的脑回路。

相对比这些奇奇怪怪的种族来说,国王陛下的确长得还挺正常,这没有对比真的就不知道呢。

“我们到了。”夏准说。

叶南亭侧头一瞧,说:“这是什么地方?”

夏准说:“图书馆。”

眼前是一栋非常高大的大厦,抬起头来根本看不到顶端。叶南亭让夏准带他出来,但是夏准也想不好要带他去哪里。

人鱼一般都是很脆弱的,性情温顺喜欢哭,害怕剧烈刺激的东西,夏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带他去哪里好,万一把叶南亭吓哭了怎么办?

叶南亭要是知道夏准这么想,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了。

最后夏准想了想,干脆把叶南亭带到图书馆来,说:“我看你刚才路上对什么都好奇,那就去图书馆里看看书好了,也适合你。”

叶南亭还想去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呢,感觉图书馆也太无聊了。

“我们进去。”

夏准说着,就自己转动了轮椅,往图书馆里面走去了。

他们从飞行器上下来,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夏准的存在。

夏准自从当上将军之后,可就是帝国星际之间的风云人物。首先是长得太帅,不论这里是现代社会还是星际社会,大家自然都比较喜欢颜值高的。

而夏准呢,不只是颜值担当,而且还是实力担当。在军校的时候就出类拔萃,从来都是第一名,根本没有被任何人超越过。

后来夏准开始带兵出征,每一次战役全都无一例外的胜利,从此名声远播,别说是国内了,就算是在宇宙之间,百分之八十的人也都听过夏准的名字。

只是大家也都听说了,以前不可一世的战神,在一夜之间,双腿突然残废了。

这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各个帝国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有好多对于夏准残疾的推测,不过这些推测多半都是空穴来风,根本无凭无据的。

有人说,夏准因为不断征战,所以结下了很多仇家,他是被仇家偷袭,才双腿残废不能行动的。

还有人说,夏准是因为功高盖主,被国王陛下忌惮,喝了国王陛下赏赐的毒酒,所以才双腿残疾的。

还有人说,夏准其实是个淫暴成性的人,因为不知节制,所以搞垮了自己的身体,这才双腿残废的。

夏准从飞行器里下来,就听到旁边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管那些人在说什么,他都不想听到,所以才会很快的进了图书馆去。

图书馆里很安静,不过夏准一进来,还是有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叶南亭在后面推着他,就听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看起来也就十七八的模样,正在跟他的女朋友说话。

女朋友低声说:“将军的腿……将军太可怜了,他可是我的男神啊,好心疼。”

那年轻人一听,显然是嫉妒了,冷哼一声说:“一个残废,你的男神标准还真低啊。”

虽然那两个人说话声音很低,不过叶南亭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立刻就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夏准见叶南亭不走了,说:“怎么了?”

叶南亭指了指不远处,说:“我想去那边拿书。”

夏准点头,说:“我去前面没人的地方等你。”

“好。”叶南亭说。

夏准才走没多远,就听到身后“哐当”一声,仿佛星球大爆炸了一样,惊天动地的。

安静的图书馆里发出人群的尖叫声,不少人全都吓了一跳。

“叶南亭?”

夏准连忙转身,转着轮椅往回走,去寻找叶南亭的踪影,谁想到只是一转身的功夫,图书馆里就发生了意外。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书架子上的书被撞的掉下来,因为书架非常高,所以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管理员们立刻跑过来查看情况,说:“这位同学,你在做什么?”

被点名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军装,当然就是刚才说夏准坏话的那个人了。

年轻人睁大了眼睛,正捂着自己的额头,一副头晕脑胀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痛呼着说:“我的脑袋……”

叶南亭说去拿书,其实根本就是个借口,只是想要去教训一下那个口无遮拦的毛头小子而已。

他在桌子上拿了一张书签,叠了叠团成一个小球,抬手就掷了出去。

那年轻人说了夏准的坏话,本来转身要去拿书的,谁料到“咚”的一下,感觉有人在自己被后狠狠的推了一下,他一个没防备,直接正面就拍在了书架上,磕的是头晕眼花的,还把书架差点撞倒了。

他可不知道,并没有人推他,他只是被叶南亭的小纸团打中了而已。

年轻人脑门红的厉害,都肿起来了,还被一堆管理员斥责,显然很不高兴,而且很没面子。

他的女朋友也觉得很丢面子,干脆就一个人转身走了,把他丢在原地。

叶南亭冷笑了一声,也转身准备离开,去找夏准。

他才转身,就看到夏准急匆匆的来了。

夏准在人群中找到叶南亭,说:“你没事吧?”

叶南亭挑了挑眉说:“没事啊,什么事情都没有。”

夏准说:“到这边来,那边书架差点倒了,有些不安全。”

夏准可不知道,不安全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眼前的叶南亭。

叶南亭笑着点头,心想着哪有什么不安全,安全的很啊。他只是要教训教训那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力度拿捏还是很精准的,书架只是晃动,是根本不可能倒下来的。

叶南亭教训完了人,感觉神清气爽,他还以为世界就安宁了,没想到夏准还是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议论他。

夏准随便找了一本书,就去角落坐下来,似乎不想和别人挨着。

叶南亭也想要挑一本书瞧瞧,先瞧瞧飞行器到底怎么开,图书馆里应该也是会有科普飞行器的书。

他正寻找着,就看到几个人聚在一起,竟然在讨论夏准的事情。

又是几个军校的学生,其中一个就是叶南亭刚刚教训过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脑袋肿了,被同伴们嘲笑了半天。

另外一个同伴说:“刚才那个,真是的夏准将军吧?”

“什么将军,现在已经是残废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年轻人说。

叶南亭一听到这话,就转头多看了他们几眼,那说话的年轻人有一头紫色的头发,虽然长得颇为好看,不过在叶南亭眼里,其实挺怪异的。

同伴说:“你可别这么说,虽然将军已经不能上战场了,但是他好歹是咱们学校的荣誉校长啊。”

“是啊。”另外一个人说:“凯恩你可不要说夏将军的坏话,你的成绩本来就已经很差了,如果被夏将军听到你说他的坏话,说不定就不能毕业了。”

紫头发的少年看起来就叫凯恩,听了同伴的话,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说:“我爸爸有的是钱,毕业不是问题。”

一个同伴说:“你还不知道吧?这次毕业教官很严格的,我觉得光靠钱是摆不平的,你可要遭殃了。”

“怎么会这样?”凯恩皱眉。

那个同伴又说:“不过你不用担心啊,你看你的好机会不是来了吗?”

凯恩好奇的说:“什么好机会。”

那人说:“就是夏准将军啊!”

凯恩一脸迷茫,显然不太理解同伴的意思。

同伴继续说:“毕业教官可是夏将军的得意门生,最为尊敬夏将军了。你要是想顺利毕业的话,不如……现在去讨好一下夏将军啊,他还是咱们的荣誉校长呢,他开口说你能毕业,你肯定能毕业啊。”

“讨好他?”凯恩说:“怎么讨好他?听说他很难接触的。”

那个人暧昧的冲着凯恩眨了眨眼睛,说:“你说怎么讨好啊?你可是咱们这一届的校草呢,长得这么好看,自然要好好利用啊。我听说夏将军喜欢美人,你去跟他睡一次,不就好了吗?”

同伴们一听,全都哄笑了起来,说:“夏将军那么帅气,跟他睡也不吃亏啊。”

叶南亭把他们的话听了个全部,拳头登时就痒了起来,真想把他们都给手撕了。

那叫凯恩的紫头发少年,偷瞥了几眼夏准的位置,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说:“你们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那我就去试试吧。”

凯恩说着,从旁边倒了一杯水,端在手里就往夏准那边走过去了。

叶南亭也不找书了,立刻跟着凯恩身后,也往夏准那边走了回去。

凯恩微笑着走过去,走到夏准身边的时候,故意假装一个没站稳,就将手中的杯子一歪,想要把水洒在夏准的身上,然后假装给夏准擦衣服,好有个亲密接触,然后再来个擦枪走火什么的。

“哎呀——”

“啪——”

凯恩一歪杯子,假装惊呼一声,连忙就想要说:“对不起我帮你擦干净。”

不过这话卡在了他的喉咙里,根本没说出来。

因为他杯子一歪,正好有人路过,那人手腕一转,动作特别的快,竟然瞬间就将凯恩故意扔下的杯子给接住了,而且一滴水都没洒出来。

凯恩张着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杀出来的人。

这个突然出现捣乱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别人,就是叶南亭了。

叶南亭轻而易举的接住了凯恩扔下来的杯子,面色不善的瞧着他。

夏准抬起头来,说:“叶南亭?怎么了?”

叶南亭淡淡的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人故意找茬。”

凯恩脸色变了变,他有些心虚,尴尬的笑了一下,说:“真是对不起,刚才我没拿稳杯子,所以……”

第一个套近乎的办法没成功,凯恩准备先离开,然后继续实行第二个计划。

他说着伸手就要去拿叶南亭手中的杯子,但是没想到下一刻……

“哗啦”一声……

凯恩后知后觉的大叫了一声,他整个人都透心凉了,叶南亭一扬手,那一杯子的水,就一滴不落的全都泼在了凯恩的脸上。

叶南亭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也手滑了。”

“你!”凯恩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叶南亭……”

夏准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前来阻止,说:“你在做什么?”

叶南亭说的实在是非常没诚意,别说凯恩不信他是手滑了,就连夏准也是不相信的。

叶南亭说:“你应该问问他想做什么。”

凯恩心里突突一跳,突然被叶南亭质问,一下子就心虚了起来,心想着难道他听到了刚才的谈话?

凯恩虽然心虚,却梗着脖子,一副自己什么也没做错的样子,心想着打死不承认,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

凯恩假装无辜委屈,说:“这位先生,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他们这边突然起了冲突,图书馆里人可不少,全都看了过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凯恩的那些同伴也都围了过来。

夏准皱了皱眉,转着轮椅挡在了叶南亭的身前,说:“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不是故意的,你的衣服湿了,我会赔偿给你的。”

夏准显然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不过凯恩见夏准态度还挺好,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凯恩委屈的说:“赔偿不赔偿倒是没什么,只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就被泼了一脸水,他是不是应该最起码跟我道个歉呢?”

叶南亭冷笑一声,说:“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真是可笑。”

凯恩抬了抬下巴,说:“是啊,我只是路过而已,虽然没拿住杯子,却也没有泼任何人一滴水,你为什么就这么对我呢?”

刚才如果不是叶南亭出现,凯恩肯定是要泼夏准一身水的。他现在倒是大言不惭起来,反过来还质问叶南亭。

凯恩的朋友也跟着胡搅蛮缠,说:“就是啊,必须道歉!”

“要道歉的!”

“不能就这么算了!”

“怎么欺负人呢?”

叶南亭瞧他们一致指责自己,也不见着急,反而挑唇笑了笑,琥珀色的眸子里仿佛有宝石的火彩一般。

凯恩叫嚷的朋友们突然就都住了嘴,一下子就鸦雀无声了。

凯恩吓了一跳,忍不住侧头看了看他的朋友们。

其中一个同伴突然站出来,指着凯恩说:“是凯恩的错,是他想要勾引夏将军,想要泼夏将军一身水的。”

“什么?”凯恩瞪大了眼睛,不看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同伴。

情况明明好好的,结果突然直转而下,竟然内讧了!

凯恩立刻说:“你……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勾引人呢,你开什么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快住嘴!”

另外一个同伴也站了出来,眼神直勾勾的说:“我作证,这是事实。”

接着第三个同伴也站了出来,说:“是的。你因为学习成绩差,无法毕业,就想要勾引夏将军,让夏将军帮你毕业。”

凯恩彻底慌了神,整个人都懵了,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伙伴们都中了什么邪,难道说其实他们本身就想要整蛊自己,所以才出这个主意的?

夏准一听,脸色也难看了下来。

凯恩害怕了,说:“不,不是这样的,他们骗人,我没有,我要走了!我还有事情……”

他说着转身要跑,结果“咚”的一下子撞到了人,竟然把自己撞了一个大屁蹲,直接摔在了地上。

凯恩一抬头,才发现自己撞到了叶南亭。叶南亭不知道怎么,竟然到了他的身后,明明刚才是站在面前的。

叶南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缓缓的蹲下来,与他平视,指着旁边的夏准阴测测的说:“看好了,这是我的人,轮不到你碰,听懂了吗?”

凯恩感觉自己如坠冰窟,冷的浑身都僵直了,根本无法动弹一下。

叶南亭说完了就站了起来,然后推着夏准离开了图书馆。

两个人离开了图书馆,回到了飞行器上。

夏准侧头去看他,说:“你刚才没有受伤吧?”

叶南亭挑了挑眉,笑着说:“原来你这么关心我?”

夏准口气淡淡的说:“你如果受了伤,恐怕国王陛下会责怪。”

叶南亭“啧”了一声,说:“还以为你突然关心我。”

夏准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管怎么说,刚才谢谢你帮我。”

叶南亭一听他说谢谢,唇角又挑了起来,故意想要逗一逗夏准,就说:“不用谢啊。再怎么说,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不是吗?那个人想睡你,我当然不答应了。”

夏准:“……”

叶南亭一听开口,夏准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了,一时间哑口无言。

叶南亭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书都还没看,我本来想要找点书看的。”

“你要找什么书?”夏准问。

叶南亭本来想要先看看飞行器怎么使用,然后再在图书馆里找一找关于“梦兰花”的资料,说不定在这个世界里,会对梦兰花有比较多的记载也说不定。

叶南亭眼珠子转了转,就说:“你知道梦兰花吗?”

“是什么?”夏准问。

瞧夏准的样子,似乎以前根本没有听说过,就更别说了解了。

叶南亭就说:“你后背上出现了一朵花,你知道吗?”

“后背……”叶南亭一提,夏准的脸色就变了变。

夏准的起居向来是独自完成的,就算双腿不方便行动,也不喜欢被人手把手伺候着,所以自然很少有人看过夏准的后背。

夏准听叶南亭提起自己后背的图案,脸上露出了一些懊恼的神色,看来昨天晚上自己和叶南亭的确是发生了关系的,不然叶南亭怎么会看到自己后背的呢?

夏准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身上的东西,我当然知道。”

夏准也说不好,那朵花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他只是知道,有一天当他发现自己背后多了一朵花的时候,他的双腿就已经不能动弹了。

叶南亭听了夏准的话,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夏准双腿不能行动,果然是因为背上的梦兰花……

叶南亭说:“你放心,我肯定会治好你的腿的。”

“治好我的腿?”夏准不可置信的侧头瞧他。

叶南亭眼神相当坚定,说:“当然,我说过的话,全都算数。”

夏准皱了皱眉,说:“为什么要帮我?我们昨天才见了第一面。”

他们见的第一面,就是在结婚典礼上,然后稀里糊涂的就发生了关系。

夏准还不知道这是个误会,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懊恼的很。

叶南亭被夏准问了个正着,夏准这么一提出来,叶南亭竟然也有些迷茫了。为什么一定要帮夏准?为什么一定要把他的腿治好呢?

明明两个人已经分道扬镳了,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的。

虽然如此,但是叶南亭心里有个很清晰的念头,夏准不能就这么残废了,一定要好起来。如果他从此不能走路,只能坐在轮椅上,叶南亭也不会高兴。

夏准见他不回答,自嘲的笑了一声,说:“你也同情我?”

叶南亭实在是捉摸不透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干脆就说:“说了要帮你就帮你,你哪那么多废话。”

夏准:“……”

叶南亭突然霸道不讲理,夏准干脆说:“现在去哪里?”

两个人在外面转了整整一天,天黑之后才回去,刚到了门口,叶南亭就看到急匆匆跑出来的夏小灵。

夏小灵焦急的说:“哥哥,你去哪里了,一天不见人影。”

夏准说:“出去走走,好久没有出去了。”

夏小灵偷偷瞪了一眼后面的叶南亭,说:“肯定是王子殿下缠着哥哥,非要哥哥陪一整天吧,哥哥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肯定累坏了。”

叶南亭被瞪了,但是笑的反而更开心,插话说:“你怎么知道你哥哥的身体不好啊?你看过吗?”

“看……”夏小灵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叶南亭说的什么意思。

叶南亭笑着说:“我可是看过的,从头到尾看的清清楚楚。我跟你讲吧,他身体可好了,要胸肌有胸肌,要腹肌有腹肌,特别结实,所以你不用担心。”

“你……”

夏小灵一愣,随即露出一脸要哭的表情,羞愤交加,转身就哭着跑掉了。

夏准:“……”

夏准转头瞧着叶南亭,说:“你胡说八道什么。”

叶南亭说:“我第一喜欢胡说八道,第二喜欢欺负人。你要是看不惯我,就站起来揍我啊咬我啊?不然就憋着。”

夏准:“……”

叶南亭推着夏准继续往里走,说:“我是在帮你啊,你没看出来吗?你妹妹喜欢你啊,她肯定想要嫁给你做你老婆呢。”

“你又胡说八道。”夏准说:“我和小灵是兄妹。”

“又不是亲的。”叶南亭说。

夏准说:“那也不可能,我一直把小灵当妹妹的。”

叶南亭说:“这就对了啊,你不想娶她,只把她当妹妹。但是她不这么想啊,你看她的眼神,看着你像看一块大肥肉一样,恨不得把你一口就吞了!生吃下肚呢。你不喜欢人家,就不要给人家希望啊,早点断了她的念头,这样才对,不然你很容易变成渣男的。”

夏准被叶南亭说的一愣一愣的,最后也无法反驳,只是说:“我是说不过你的。”

他说完了这句话,忽然愣了一下神儿。

夏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刚才那句叹息的口气有多宠溺。而且这种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夏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叶南亭。

叶南亭说:“看什么呢?”

夏准忍不住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叶南亭挑了挑眉,说:“见过是见过,不过你肯定已经忘了。”

“我们果然见过?”夏准说。

怪不得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夏准说:“是什么时候?”

叶南亭笑了起来,说:“在你还尿裤子的时候。”

“尿……”

夏准一阵头疼,感觉叶南亭实在是皮的厉害,动不动就喜欢戏耍别人。

只是夏准被戏耍了,心里也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莫名喜悦。

夏准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觉得自己可能一整天太累了,所以出现了不太正常的幻觉。

有佣人站在夏准的门口,见到他们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夏准问:“什么事?”

佣人双手递过来一份请柬,说:“将军,这是国王陛下的请柬,国王陛下准备举办一场舞会,邀请将军您一定要出席。”

“舞会?”叶南亭第一个皱眉。

夏准现在双腿不能站起来,舞会那种地方,邀请夏准做什么去?听起来实在是太别扭了。

夏准语气很平静,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佣人将请柬送到,也就离开了。

叶南亭低头看了看夏准手里的请柬,不过上面的字跟鬼画符一样,他根本看不懂。

夏准看了一眼就把请柬关上了,然后伸手放在门上,“嘀”的一声,房间门就打开了。

夏准打开了门,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说:“你可以回房了。”

叶南亭说:“是啊,我正准备回房呢,但是你堵着门不让我进去。”

夏准指着楼道的另外一头,说:“你的房间在那边,这是我的房间。”

叶南亭说:“可我昨天就睡在你的房间里。”

提起昨天晚上,夏准真是一百个后悔,怎么敢叫叶南亭再睡在自己房间里,生怕晚上又断片,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

不过就现在夏准这个样子,想要拦住叶南亭,那是不可能的。

在夏准的极力拒绝之下,叶南亭还是进了夏准的房间,然后“啪嗒”一声关上门。

夏准非常无奈,说:“那今天你睡在沙发上,不能进我的卧室。”

叶南亭看了一眼客厅的沙发,挺大的,睡两个人都绰绰有余,便说:“睡沙发就睡沙发,看在你腿不好的份上,我就不抢你的床了。”

夏准听他答应,真是松了口气,然后转动着轮椅,去给自己倒水喝了。

叶南亭一瞧,就说:“我帮你倒,正好我也渴了。”

叶南亭给夏准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

叶南亭喝了水,本来打算再倒一杯的,结果手一滑,竟然没拿稳杯子,差点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夏准奇怪的侧头瞧他,说:“你做什么?”

叶南亭摇了摇头,伸手压了压自己的太阳穴,说:“怎么有点晕?”

“晕?”夏准不解的问。

叶南亭又晃了晃头,感觉眼前的景象都快变成双影了,身体突然特别的无力,还有点热腾腾的,这感觉仿佛中了蒙汗药一样。

叶南亭瞪着夏准,说:“你在水中下了什么药?”

“什么下药?”夏准说:“水我也喝了,什么都没有。”

叶南亭也没尝出水中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而且就算是下了点药,那也根本对叶南亭不会起作用的,他可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叶南亭身体晃了一下,片刻的功夫,他看到的夏准都变成三个了。

夏准赶忙伸手扶他,说:“先去沙发那边坐下来,你到底怎么了?”

叶南亭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坐在沙发上,感觉特别的不舒服,他当年差点走火入魔都没有这么难受过,感觉特别的力不从心。

夏准伸手摸了摸叶南亭的额头,突然烫的厉害,而且他只是一碰,叶南亭仿佛被针扎了一样,身体哆嗦了一下。

夏准不确定的看着他,迟疑着说:“你……是不是进入发情期了?”

“发……”

叶南亭一脸见鬼的表情,说:“你疯了?我又不是小猫小狗?你才会发情!”

夏准一本正经的说:“可你是人鱼,发情期比其他种族更频繁。”

※※※※※※※※※※※※※※※※※※※※

大魔头每天都有新的挑战,握拳!

PS:今天有500点的大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谢谢江菡的手榴弹,谢谢溯墨、江菡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快穿]小白脸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快穿]小白脸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

猜你喜欢: 红楼遗梦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网王同人]博君一笑[综]养猫了解一下[快穿]小白脸SCI谜案集(第二部)成为山神之后[穿书]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昨夜星辰,难忆昨夜风[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网王之越前龙羽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三部)海贼王之暗夜流光[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相信爱情会出席网王之中国魂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韩娱之新的人生在星辰中浪[星际]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听说我是BOSS快穿之动画任务重生之叶小七SCI谜案集(第一部)
完本推荐: 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宠妻撩人:狼性总裁求放过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快穿]女配攻心计全文阅读重生之叶小七全文阅读科技巨头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地狱电影院全文阅读医婚霸道,总裁妻人太甚全文阅读带个系统去农村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名门闺战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穿越婚然天成全文阅读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98K借我一下全文阅读方士的炼金攻略全文阅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初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军嫂重生记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朕是红颜祸水衣冠何渡我是董卓之子旱魃神探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透视医圣我本港岛电影人首富小村医绝品神医超神道术神医弃女至尊特工重生嫡女悍妻明鹿鼎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次元间的旅者踏笙途重生之绝世武神小阁老军婚蜜恋在八零都市剑说玄天龙尊沧元图三国之龙图天下时空之头号玩家权门贵嫁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