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18小说 >> [快穿]小白脸 >> 兽性大发

夏准一愣,哪里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叶南亭则是满面含笑, 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 反而很专注的开始上下打量起坐在轮椅上的夏准来。

夏准顿时觉得如坐针毡,后背脊椎骨一阵阵的发麻。他现在已经后悔不接刚才叶南亭递过来的衣服了。

叶南亭当然没什么偷窥的癖好, 只是想看看夏准背后的梦兰花开的怎么样了。

叶南亭虽然很想逗一逗夏准, 瞧夏准脸色大变的模样。不过在叶南亭看到夏准背后梦兰花的一刹那,脸色大变的就成了叶南亭。

他从上一个世界穿过来, 不过是睡了一觉的事情,只是夏准背后的梦兰花, 突然就盛开了,虽然梦兰花的颜色还浅,但是情况显然恶化了不少。

叶南亭有些笑不出来了, 他心中十分担忧, 夏准突然双腿残废,恐怕真的是因为梦兰花的问题。

夏准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抬手抢过他手里的衣服, 赶紧套在身上,道:“现在时间晚了,王子殿下请你出去。”

“我不出去。”叶南亭言简意赅的说。

叶南亭真是讨厌死夏准一脸疏离的模样了, 感觉夏准发怒的样子也比疏离的模样强多了。而且夏准背后的梦兰花突然盛开,叶南亭真怕他明天一觉醒来,就不只是腿部残废, 会出现更多的奇怪病症。

梦兰花会漫漫吸食他的精血, 夏准会在不知不觉中再也醒不过来。

夏准气愤的说:“你……”

他话没说完, 叶南亭忽然弯下腰来,“嘭”的一声,就把他壁咚在了轮椅上。

轮椅的地方并不大,夏准瞧叶南亭忽然俯身,立刻尽力向后靠,免得和叶南亭离得太近。

叶南亭挑眉瞧着他,说:“说的对,时间晚了,我们睡觉吧?”

夏准立刻拒绝,说:“不行,你怎么能睡在我的房间里,王子殿下请您速速离开。”

叶南亭说:“看来我真是洪水猛兽啊,你这么怕我。不过你越是怕我,我就越是开心。”

“王子……”

夏准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惊呆住了,叶南亭竟然伸手一提,就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轻轻松松的扔在了床上。

要知道,叶南亭可是人鱼种族的王子殿下,说起人鱼种族,最大的两个有点就是“性情温顺”和“繁衍能力强”。而现在让夏准看来,叶南亭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异类!

身为人鱼王子的叶南亭根本没有繁衍能力,他是不能怀孕的人鱼。

而叶南亭和性情温顺一点也不沾边,力气竟然还大的爆表!

夏准还不曾见过哪个人鱼,竟然有这么大力气的,人鱼明明都是娇贵而敏感的!

叶南亭把夏准丢上了床,自己也躺在了旁边,这张床大的很,足够他们两个人在上面打滚的。

叶南亭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我要睡觉了,晚安。”

“王子殿下!”夏准立刻从床上坐起来,说:“我不明白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如果王子殿下对国王心存不满,想要报复国王,那么也请王子殿下,不要将我连累在内,我并不想掺合你们之间的事情。”

叶南亭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说:“我对又老又丑的男人,没有兴趣。”

“什……”夏准愣了一下,说:“什么?”

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又老又丑?是在说国王陛下吗?

叶南亭可不知道,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星际世界,因为时代的不同,所以审美观念当然也有所不同,就国王陛下那个模样的,可以算是旷世美男子了。

就算是夏准和国王陛下相比,那也是逊色一筹的,国王陛下可是公认的星际第一颜值。

叶南亭说:“我说我对又老又丑的男人没兴趣。再说了,我们不是结婚了吗?我当然要赖着你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竟然能容忍你的另一半出轨吗?心还真大呢。”

夏准被叶南亭说的脸色都绿了,哪个男人会容忍戴绿帽子这种事情,只是……

叶南亭说:“都这么晚了,你该睡觉了,要有充足的睡眠才能养足精神,有什么问题,明天你再问。”

“王……唔——”

夏准还要开口,结果他一开口,嘴巴里就被堵了一样东西。

叶南亭说:“不老实睡觉,我又要绑你,我知道你就喜欢被绑着,是不是?”

夏准怒目而视,将嘴里的衣服拿出来,想要呵斥叶南亭。

不过他的话仍然没说出来,嘴里就又被塞了一件衣服。叶南亭果然说到做到,把夏准给五花大绑了,就绑在床头的栏杆上。

夏准作为帝国第一将军,在各大星系征战无数次,还从没被人俘虏过,也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竟然被捆绑了起来。

叶南亭把他的双手并拢捆在头上,嘴巴也堵上了。夏准的双腿无法动弹,那就不用捆绑了。这一下子夏准没法说话没法动,只能用眼睛死死盯着叶南亭。

叶南亭拍了拍手,在他旁边躺好,说:“可以睡觉了,明天见。”

“唔——”

夏准努力挣扎,旁边躺着的叶南亭似乎睡着了,根本不理他。等夏准实在没力气了,在不知不觉之中,也就睡了过去。

外面有阳光照了进来,叶南亭睁开眼睛,发现夏准还没醒过来,眼底有乌青,似乎身体情况很差的样子。

叶南亭趁着他没醒,将他的束缚给解开了,然后还悄悄的给夏准翻了个身,将他的睡袍扒了下来,看了看他背后的梦兰花。

梦兰花经过一晚上,并无任何变化,但是已经开了的花,能不能退回去,这一点叶南亭也不知道。

他不知道夏准背上为何有梦兰花,也不知道该如何消除梦兰花。只是知道,等梦兰花真正盛开的时候,夏准不是变成傀儡,就是一命呜呼,不论哪一种可能都是最坏的。

叶南亭叹了口气,说:“你到底怎么被种上的梦兰花,真是奇怪。”

叶南亭扒了夏准的衣服,再给他穿上实在是不容易,干脆直接把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自己就下床出了卧室。

星际时代就是不同,叶南亭体会过了古代和现代,现在又体验了一把星际时代,感觉到处都是高科技,特别有的意思。

他从卧室出来,就进了浴室去洗澡,浴室可比古代皇宫沐浴的汤池还要大,浴缸华美异常,上面有按摩装置,还有各种休闲娱乐的配置,坐在里面玩游戏看电影都是可以的。

叶南亭干脆一边泡澡,一边就玩起了枪战游戏。他以前并没有有过枪,不过这和射箭也没什么不同,就是瞄准然后发射,比射箭反而更容易的多,叶南亭玩的简直得心应手百发百中。

他正玩的开心,就听到“叮”的一声,显示屏上一晃,出现了其他的影响。

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女人,是昨天叶南亭见过的,夏准的妹妹,似乎叫什么小灵的。

小灵笑眯眯的出现在显示屏上,说:“哥哥!你醒了吗?我给你端了早饭和药过来,开门让我进去啊。”

叶南亭看到小灵手里端着的好吃的,肚子瞬间就饿了起来,叽里咕噜的。

他干脆从浴缸里站起来,随便擦了擦,穿好了浴袍,然后就走到大门口,“咔哒”一声,把大门给从内打开了。

“哥哥……”

夏小灵站在外面,一脸喜悦的模样,只是当门一开,她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住了,反而变成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夏小灵说话都结巴了,“这是我哥哥的房间!”

叶南亭点了点头,说:“你没走错,他还在里面睡觉呢。”

“你……”夏小灵更是一脸震惊,说:“你昨天晚上和我哥哥睡一个屋?”

叶南亭又点了点头,说:“是啊,还睡一张床呢。”

“我不信!”夏小灵激动的说。

只是瞧夏小灵的表情,根本不是不信,而是不愿意相信。

叶南亭一副刚刚起床的模样,睡袍相对来说比较大,因为夏小灵认得,这明明是她哥哥的衣服啊,竟然穿在叶南亭的身上。

夏小灵立刻拨开了叶南亭,就往里面卧室去,情绪那是相当激动的。

叶南亭跟在她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进了卧室。

夏准还没有醒过来,恐怕是昨天晚上挣扎到太晚,所以现在睡得还挺安稳。

只不过夏准刚刚翻了个身,所以叶南亭给他盖好的被子,已经从身上滑落了一半。

夏小灵一进来,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夏准没穿上衣,立刻捂住眼睛“啊”的叫了一嗓子。

叶南亭赶忙走进去,快速的将被子往上一拉,免得夏准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暴露癖了。

夏小灵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捂着脸尖叫一声,然后就跑掉了。

“喂——”

叶南亭叫她,夏小灵根本不理,一直埋头就跑出了房间,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叶南亭完全摸不到头脑,说:“怎么回事?”

夏准是被吵醒的,听到尖锐的喊声,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睁开眼睛就看到身边的叶南亭。

夏准立刻戒备的瞧着他,说:“王子殿下喊什么?”

“喊什么?”叶南亭指着外面,说:“不是我喊,是你妹妹在喊。”

“小灵?”夏准说。

夏准也是后知后觉,昨天晚上被捆绑着一整夜,结果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倒是没有再被捆绑,但是衣服……没了……

夏准一怔,道:“我的衣服?王子殿下你又做了什么?”

叶南亭见他一脸震惊不敢置信的模样,笑着说:“哎呀做了什么啊,该做的我都做了啊。”

“什么……”

夏准更是震惊不已,他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记忆。

然而……

夏准再一看叶南亭,他穿着自己的衣服,而自己也衣冠不整,难道昨天晚上他们……

夏准头疼欲裂,伸手扶住自己的额头。

叶南亭只是随口胡说八道而已,没想到夏准真的一脸纠结,心想着夏准不会真以为他们昨夜做了什么亲密的事情吧?

叶南亭忍着笑,试探着说:“你不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吗?”

夏准仍然扶着自己的额头,嘴里还发出“嘶”的一声,说:“我昨天做了什么?”

之前夏准突然爆发了腿疾,医生们束手无策,完全不知道病因是什么。后来腿疾让夏准完全站不起来了,不只如此,他发现自己有的时候,记忆很模糊,会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做了什么,这种事情在晚上发生的比较频繁。

所以叶南亭突然这么一问,夏准心脏就狂跳了起来,忍不住脑补了,自己昨天和叶南亭发生关系的事情。

夏准双手紧紧握拳,脸上表情是又严肃又纠结的。

叶南亭一瞧,差点就笑出声来,当下就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昨天晚上很凶的。”

夏准:“……”

叶南亭言辞暧昧,夏准偏生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难免心虚。

夏准赶忙打断了他的话,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说:“昨天晚上是我的错,但是……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

叶南亭挑眉,说:“不提?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认账是不是?原来是个渣男啊,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夏准被叶南亭这么一胡搅蛮缠,显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说:“昨天只是意外,并不是我不想负责。只是你和国王陛下……”

叶南亭也挺头疼的,夏准三句话不离又老又丑的国王陛下,自己完全不想和什么国王陛下扯上关系。

叶南亭又开始胡搅蛮缠了,说:“反正你想要赖账是不行的,昨天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不能赶我走了,而且你还要补偿我才行。”

夏准皱眉,道:“如何补偿?”

叶南亭琢磨了一下,说:“嗯……就是我说什么是什么,你全听我的就是了。”

“什么?”夏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叶南亭。

夏准可是将军,虽然现在无法出征打仗,但是将军的头衔还是在的,身份地位都非常高贵。叶南亭虽然是位王子,但是人鱼种族向来是各个星系繁衍的工具而已,性情温顺武力又弱,自然没什么地位可言。

夏准不敢置信,自己要听一个人鱼的话?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叶南亭拍了拍手,说:“就这样吧,那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夏准:“……”

夏准没有说话,暂时忍下了这口气,毕竟昨天晚上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是不可弥补的错误,怎么说都理亏。

叶南亭笑眯眯的等夏准整理好,洗漱完了,然后跟着他从房间里走出来,准备一起去吃早饭。

叶南亭站在后面推着夏准的轮椅,突然想到了,问:“我说你妹妹,是不是有恋兄癖啊?”

“什么?”夏准说:“你不要胡说八道。”

叶南亭觉得,夏准的妹妹似乎很喜欢夏准,而且并非兄妹之情,那个夏小灵一见了夏准,那眼神仿佛护食一样,夏准好像是一块肥美的大肉。

夏准说:“你不要去欺负她。”

叶南亭说:“那要看心情了。”

“你……”夏准气得回头瞪了他一眼。

夏准说:“我是被小灵的父母收养的,他们对我很好,有养育栽培之恩,你如果对他们有恶意,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叶南亭一听,原来夏小灵真的不是夏准的亲妹妹啊,夏准是被捡来领养的。怪不得夏小灵看到夏准一副饿狼见了肉的模样,肯定是喜欢夏准的。

叶南亭啧了一声,说:“唉,你到哪里都这么招人喜欢啊,不公平。”

“什么?”夏准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问。

“没什么。”叶南亭说。

“咳,”夏准咳嗽了一声,语气有些不自在,说:“吃饭之前,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叶南亭问。

夏准说:“跟我来。”

他们路过了一个房间,夏准示意叶南亭跟他进去。

房间里已经有人在了,好多人忙来忙去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这高科技的时代,多半东西叶南亭都是看不懂的。

那些人见到夏准进来,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给夏准行了个礼,说:“将军。”

夏准脸上又露出了不自在的表情,指着叶南亭说:“给他……看一下。”

叶南亭被请坐下来,他并不知道夏准要做什么。有两个人抬着一台奇怪的仪器走过来,然后仿佛拍照一样,给叶南亭拍了一张照片,这就离开了。

叶南亭不明所以,说:“这是做什么?”

夏准没有明说,只是招手对叶南亭说:“好了,结果要半个小时才能出来,我们去吃早饭。”

叶南亭瞧他卖关子,也就没有追问,说:“终于可以吃饭了,我早就饿死了。”

叶南亭推着夏准去了餐厅,他还以为早饭就自己和夏准两个人吃,没成想一推开餐厅的门……

人还挺多!

叶南亭一眼就看到了夏小灵,坐在一对中年夫妇身边。

夏小灵也看到了叶南亭,对着身边的中年女人叫了一声妈妈,叫的那叫一个委屈。

中年女人拍了拍夏小灵的手,似乎在安抚她。

除了夏小灵,和夏准的养父养母之外,餐厅里还有别人,是一个和夏准差不多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军装,看起来颇为精神。

“夏准啊,怎么起的这么晚?”

夏准的养父以前也是将军,同样赫赫有名,一看就是个威严的人,说话的时候沉着脸,似乎总是一脸不高兴。

夏准说:“昨天……睡得有点晚,所以起晚了。”

说到昨天晚上,夏准的脸色不太好,夏小灵的脸色也很不好。而叶南亭这个罪魁祸首,脸色完全没有不好,神清气爽的。

“伯父,大哥身体不好,稍微起的晚一些,也是正常的,早饭都要凉了,我们还是快点用餐吧。”那年轻人说。

年轻人应该是这一家子的亲戚,而且关系比较好的那种。

他走过来,先要帮忙推着夏准,侧头看了一眼叶南亭,非常友好的微笑,说:“王子殿下,昨夜休息的还好吗?”

“很好。”叶南亭言简意赅的说。

年轻人又说:“王子殿下还记得我吗?我们以前见过的。”

叶南亭头疼,又是以前见过的?不会有颇有渊源吧?

叶南亭干脆的说:“不记得了。”

年轻人显然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直爽,脸上露出一些失望的表情,说:“我叫康纳。”

“哦。”叶南亭回答的仍然不怎么走心,显然不怎么关注他,只是推着夏准就到了餐桌边。

虽然康纳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夏准离得近,还是能听到的,忍不住皱了皱眉。

叶南亭和夏准入座之后,叶南亭就发现了,自己面前没有餐具,也没有早餐,夏准面前就有,杯碗盘碟一应俱全。

不只如此,夏小灵还冲着自己丢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看来叶南亭没有餐具和早餐,并不是偶然,肯定是夏小灵特意安排的下马威。

叶南亭这就有点不高兴了,自己现在肚子很饿,竟然不给饭吃,这可比什么其他的挑衅,都要让人不高兴。

而夏准的养父养母,显然看到了自己女儿的挑衅,不过都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叶南亭本来是要和国王结婚的人,但是因为不孕不育,无法繁育后代,被国王遗弃了,反而指给了夏准将军作为伴侣。

先不说叶南亭和国王有没有余情未了,就说叶南亭不能怀孕这件事情,夏准的养父养母就很不乐意,所以根本不待见叶南亭。

夏准拿起刀叉来,本来要开始吃早点的,结果一侧头就看到了叶南亭面前空空如也的桌子。

夏准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说:“给王子殿下端一份早餐过来。”

“哥哥!”夏小灵不满的撅着嘴巴。

佣人听到将军的吩咐,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低声说:“将军,实在是万分抱歉……今日的早餐就这么多了,并没有准备多余的。”

叶南亭发现,夏小灵又投来了挑衅的目光。

原来夏小灵还有后招呢,就怕她哥哥会叫人给叶南亭端早餐,所以干脆把多余的早餐都给倒掉了,叶南亭就算是想吃,也是没有份儿的。

夏准一听,皱了皱眉。

叶南亭不满的抱臂在胸前,一脸马上就要发难的模样。

好在这个时候,夏准又开口了,说:“我也不是太饿,这份你吃吧。”

夏准把自己的早餐推倒了叶南亭的面前。

夏小灵千算万算,就是没算中夏准被把自己的早饭让给叶南亭,脸上立刻露出了一脸震惊的表情,说:“哥哥,那是你的早餐,你让给了他,你吃什么啊!”

康纳似乎也很惊讶,因为昨日结婚的时候,夏准明明万分不愿意,没想到今天一早,夏准却维护了叶南亭。

叶南亭本来就要发难的,不过成功被夏准给安抚了。

他挑了挑眉,笑着说:“是啊,我吃了的话,你吃什么?”

夏准淡淡的说:“没关系,我不饿。”

叶南亭说:“要不然我们一人一半吧?不过也只有一套餐具,我觉得你这住的地方,虽然挺富丽堂皇的,但是其实也穷的很。想来没有多余的早餐,也没有多余的餐具吧。不过正合我心意,我喂你吃啊,我们用一套餐具也就够了。”

“什么?!”

夏小灵听说他们要用一套餐具,还要你侬我侬的喂着吃,整个人差点震惊的拍着桌子站起来。她想要给叶南亭一个下马威的,谁料到反而被将了一军。

夏准怎么可能让他喂自己吃早饭,这样看起来也太不成样子了,什么威严都没了,反而一副被美色所迷惑的样子。

夏准想要拒绝,结果这个时候,叶南亭已经用叉子叉起一块火腿,低声在他耳边说:“不是要听我的吗?张嘴,吃了。”

“可是……”夏准觉得这事情关乎面子,不能由着叶南亭胡闹。

叶南亭凉飕飕的一笑,说:“不吃的话……那我就要嚷了,说你昨天晚上兽性大发!你……”

“我吃!”

夏准真怕别人听到他们的话,立刻就服软了,就着叶南亭喂过来的叉子,将那块火腿给吃了。

这下好了,夏小灵更是气得头顶冒烟,马上就要爆炸的模样。

在外人眼里,夏准和叶南亭那是相当恩爱的,夏准简直就是被叶南亭迷昏了心窍,对他百依百顺。

“啊!”

夏小灵尖叫了一声,就站起来跑出了餐厅。

她母亲一瞧,连忙叫了一声“小灵”,也就追出去了。

夏小灵心中愤愤不平,哭着大发雷霆,好在她母亲及时赶到,不然她就要把自己的房间给拆了。

夏小灵说:“妈妈,都是那个可恶的人鱼王子!明明哥哥应该娶我的啊,我想要嫁给哥哥的!”

“我的孩子。”夏小灵的母亲抱着她,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国王的命令啊。”

“呜呜呜……”夏小灵说:“我不管我不管!哥哥还对那个人鱼那么好,为什么啊?”

“小灵!”夏小灵的母亲说:“你可别忘了,他们人鱼种族,除了勾引人的本事,还有生孩子的本事,其他再多本事也没有了。妈妈觉得,夏准肯定是被叶南亭给魅惑住了,所以才会这样。”

“是啊。”夏小灵说:“人鱼真讨厌,最会迷惑人的心神了。叶南亭可是人鱼王子,估计这种本事已经登峰造极了!这可怎么办?”

夏小灵的母亲说:“小灵你放心吧,他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想想看,国王陛下怎么可能轻易舍弃叶南亭呢?肯定会想办法拆散他们的。你只要静静的,什么都不做,在旁边瞧着就好了。”

这一顿饭不欢而散,很快夏准的养父就也走了,餐厅里只剩下叶南亭、夏准和康纳三个人。

餐厅里的气氛有些个尴尬,康纳就开口了,似乎想要缓和一下,说:“王子殿下请不要介意,小灵平时就是这样的,虽然有些任性,不过其实本性很可爱,你们相互多了解,一定会喜欢她的。”

叶南亭对于夏小灵根本没什么兴趣,也不想多了解什么,就没有接康纳的话。

康纳并不觉得冷场,继续说:“王子殿下,等吃过了早饭,不如我带你四处转一转,你刚来到这里,还没有在王城里转过吧?我们这里和人鱼的王国不一样,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觉得王子殿下肯定会喜欢的。大哥身体不方便,恐怕想要做王子殿下的导游也是力不从心的,就由我带王子殿下去吧。”

夏准听到康纳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康纳虽然是个很热情的人,平时和每个人都友好,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是热情过头了。

康纳看着叶南亭的眼神,似乎有些痴迷。

叶南亭也发现了,顿时感觉早饭都吃不下去了,这是又来了一个□□烦吗?

他干脆“啪”的一声放下了刀叉,然后抬起头来去看康纳。

康纳对上叶南亭的目光,顿时感觉心脏被重击了一下,差点忘了要跳动,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叶南亭言简意赅的说:“不劳烦你了。康纳先生没有别的事情要做吗?我觉得你应该走了。”

康纳一瞬间整个人木呆呆的,立刻就站了起来,说:“是啊,我有事情要走,先走了。”

他说着,片刻都不停留,直接走出了餐厅,不见了。

门口的佣人都傻眼了,康纳先生离开倒是没什么,可是康纳先生走的那么匆忙,他手里的刀叉还没放下啊,举着刀子和叉子就走了,这情况实在是很诡异。

“你做了什么?”

夏准立刻转头去看叶南亭,说:“你对康纳下了蛊惑?”

叶南亭挑了挑眉,有些个吃惊,难道夏准恢复记忆了,想起来自己的瞳术可以蛊惑人?

不过显然不是这样,夏准不悦的说:“人鱼种族还真是狡猾啊,就喜欢迷惑勾引他人。看来你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国王陛下是不是就是这样被你迷住的?有了国王陛下,你还嫌不够吗?你现在又来迷惑康纳做什么?”

叶南亭真是被他气笑了,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康纳了?我勾引他,让他走干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他烦人而已。”

“烦……”

夏准又傻了眼,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他从未见过像叶南亭这样的人,说话如此直白,连个弯儿都不打的。

“将军……”

外面有人来了,叶南亭转头一瞧,是刚才见过的。夏准特意带他在吃饭之前去了一个房间,还拍了个照片,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那人走到门口,夏准就说:“你就站在那里,我过去。”

“是将军。”那个人说。

夏准行动不方便,不过坚持要自己过去,并不让那个人进来。

叶南亭抱臂瞧着夏准离开,觉得夏准不让那个人进来,肯定是不想自己听到他们接下来的对话。不过这点距离,就算他们两个人说的再小声,叶南亭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根本不需要跟出去。

夏准走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叶南亭,发现叶南亭没有跟着自己,似乎松了口气,还把餐厅的门给关上了,这才和那个人交谈了起来。

叶南亭清晰的听到,夏准说:“怎么样?他……有没有……”

叶南亭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心说夏准鬼鬼祟祟的到底在干什么?

下一刻,叶南亭就听夏准说:“叶南亭他有没有怀孕?”

“咳咳咳……”

叶南亭被果汁给呛到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真是要了人老命,怀孕是个鬼啊!

夏准真的以为自己昨天晚上和叶南亭做了什么亲密的事情,而人鱼种族,可是非常容易怀孕的,他们什么安全措施都没做,那怀孕的几率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虽然传说叶南亭是不孕不育的另类人鱼,但是夏准实在是不放心,所以刚才特意带着的叶南亭去做了检查。

这半个小时候过去,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怪不得夏准不想让叶南亭听到,原来是在说这种事情。

那个人说:“将军请放心,王子殿下并无怀孕。”

夏准重重的松了口气,说:“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

叶南亭额头上青筋乱跳,拳头咯吱咯吱的作响,心说夏准这个神经病,怀孕你个大头鬼啊,你才会怀孕!

夏准刚让那医生退下去,就有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禀报说:“将军,国王陛下来了,说是来……探望您的。”

夏准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国王陛下这么一大早就来了,显然并非探望夏准,而是来见叶南亭的。

夏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感觉怪怪的,似乎有点酸溜溜,还五味俱全,到底是什么味道,他真的说不清道不明。

叶南亭和国王陛下两情相悦,自己却和叶南亭结婚了,这其中复杂的干系真是让人头疼。夏准没有办法阻止国王陛下见叶南亭,可是心里又是不想让叶南亭去见国王的。

叶南亭在餐厅里也听到了,国王来找自己?真是麻烦。

叶南亭干脆站起来,打开餐厅的门就走了出去,先开口说:“夏准,我们出去转一转吧,康纳不是说王城里很好玩吗?”

夏准说:“出去?现在?”

“是啊。”叶南亭说。

夏准说:“现在不行,国王陛下来了。”

叶南亭假装不懂,说:“他来他的,我们走我们的,不碍事。”

夏准皱了皱眉,说:“国王陛下是来找王子的。”

叶南亭说:“那就说我不在。”

“不在?”夏准有些摸不清楚叶南亭的想法了,说:“你不想见国王陛下?”

叶南亭说:“都说了,我对又老又丑的男人没兴趣了。”

夏准觉得叶南亭没有说实话,他明明和国王两情相悦的,这几乎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昨日,他还为了不能嫁给国王陛下而自杀殉情。

叶南亭已经走过来,推着夏准往外走。

夏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简直鬼使神差,嘴巴忍不住就张开了,问:“那你对谁有兴趣?”

叶南亭挑了挑眉,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你啊,要不然我早就走了。”

夏准心脏突突猛跳了两下,有种奇异的感觉升起来。不过很快的,夏准就板着脸冷笑了一声,说:“你是不是对很多人说过这样的句话?”

叶南亭已经懒得理他了,现在赶紧离开才是最重要的,不然那个又老又丑还事儿的国王陛下就要来了。

叶南亭推着夏准准备快速逃窜离开,不过非常不巧,夏小灵又出现了,正好堵住了他们离开的路。

夏小灵说:“王子殿下,你带着我哥哥要去哪里啊?”

叶南亭挑了挑眉,瞧着夏小灵那趾高气扬的表情就不爽,说:“叫我王子殿下多生分,我和你哥哥都结婚了,已经是一家人了。这样吧,你也叫我哥哥就好了啊,是不是啊夏准?”

叶南亭还把夏准给拽了进来,简直唯恐天下不乱。

夏准突然有些头疼,说:“不是要出门吗?又不去了?”

“当然去。”叶南亭笑着对夏小灵说:“我和你哥哥要出门去玩了,暂时不想带你去,所以拜拜了。”

“你……”

夏小灵眼尖叶南亭一副贱兮兮的模样,实在是气得火冒三丈,直想冲上去撸胳膊和叶南亭打架。

夏小灵耽误了他们也就半分钟的时间,结果就是这么不巧,国王陛下已经从外面进来了,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叶南亭和夏准。

叶南亭当然也看到了他,忍不住嘟囔了一句“麻烦”。

“南亭!”

国王陛下高兴的走了过来,说:“南亭你在这里,我来接你去皇宫。”

他说着咳嗽了一声,这才看向夏准,假惺惺的一本正经说:“将军不会介意,王子去皇宫里游玩的吧?等明日早晨,我会派士兵送王子回来的。”

夏准一听,眼神暗了下来,听贵国王陛下的话,还是想让叶南亭在皇宫里过夜的,这其中的意思,简直不言而喻。

夏小灵一听,添油加醋说:“国王陛下如此款待王子,王子肯定是很高兴啊。”

叶南亭笑着说:“去皇宫?虽然我挺想参观的,不过今天不方便去。”

“不方便?”国王陛下连忙问:“为什么不方便?”

叶南亭暧昧的瞧着夏准一笑,夏准被他笑的浑身发毛,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叶南亭开始面不改色的说瞎话:“这当然都怪夏准啊,昨天晚上他太能折腾了,我根本没时间睡觉,现在真的太困了,没力气出去参观。”

※※※※※※※※※※※※※※※※※※※※

这篇文是每天早上8点更新1万字~如果没有看到更新,肯定是晋江又抽了,请手动戳进目录里,么么哒~

谢谢浅梦落未央、我爱元元、溯墨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快穿]小白脸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8.com)[快穿]小白脸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

猜你喜欢: [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之娇妻哈利波特之最后的预言家最强逆袭大神[快穿]SCI谜案集(第二部)[快穿]拯救男配计划修真界最后一条龙魔王级炮灰龙图案卷集成为山神之后[穿书]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四部)[综]天生女配[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主角光环算什么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网王之越前龙羽[综]养猫了解一下SCI谜案集(第一部)我在人界开书店快穿之动画任务相信爱情会出席异界领主生活重生之叶小七SCI谜案集(第三部)
完本推荐: 七零年代瘟神变福星全文阅读征天诀全文阅读重生之温婉全文阅读深海提督全文阅读赢手日记全文阅读隐婚前妻疼你入骨全文阅读渣男洗白手册[快穿]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秦时明月之有女同车全文阅读锦衣风流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传记全文阅读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全文阅读刀不语全文阅读爆宠医妃之病王太腹黑全文阅读农家仙田全文阅读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全文阅读婚宠之枭妻霸爱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临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军嫂重生记逆天神医妃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原始部落大冒险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我有一份逃生指南时空之头号玩家画春光马林之诗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她心不宜言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十尾帝狐万古神帝权国家有庶夫套路深太初透视医圣踏笙途从白箱到监督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天唐锦绣无敌升级王都市剑说异世界落魄勇者与兽耳少女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超级医生在都市快穿:我只想种田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118小说移动版 - 118小说手机站